如果这是场电影,那么就该淡入。#Live long & prosper.#Bigger on the inside.

We Bled The Same|我们都曾心如刀割02

森林里的清晨几乎和夜晚一样阴冷,就算是有阳光洒下来,也都已经被树叶锯齿状的边缘切割得零零散散,聚不成束。

Alec独自一人穿过森林。他走到湖边,湖的对岸又是另一片林子,透过树干和参差不齐的枝子,Alec只能看到的越来越深的黑影,而他身后的这片树林何尝不是一模一样?密林是一个黑洞,连光都难以从中逃脱。

Alec低头看向湖底,“沿着能看见石头的方向走。”Meliorn这么说。但水底没有一块石头,甚至连一株水草都没有。他用脚尖试探着碰了碰水面,鞋尖不出意外地浸到了水里。

他沿着湖边走,找寻水下的石头。走过七八步后,他歪过头,突然看到湖底有几块石头。他又往前走多一步,回过身去看,水底却又只剩下一潭淤泥。他迈回来,又看见了那几块石头安静而无辜地躺在水底。由于水面的折射,每一块石头都好像被冰凉的湖水煮化了,形状扭曲,还带着金属般五彩的光晕。Alec皱着眉,再次抬脚踩进水里。这一次,他就好像是踩在了一个透明的桥上,竟然站到了水面上。

Alec挑起眉毛,他“嗤”的喷出一口气,好像在笑,但又没有真的笑出来,他再次皱紧了眉头。

他还没准备好。

他像是个小孩,被没见过的新鲜事逗乐了,而他却觉得自己这时候不应该感觉到任何喜悦。这种喜悦将所有的忧虑放大成难过和悲伤。Alec叹了口气。

他跟着石头在湖上兜了个圈才走到湖中央。湖中央刚好有一个维度裂缝,只有通过这个裂缝,他才能联系到Isabelle。

Isabelle没有立刻接电话。

而这时候,起风了。

风里好像带着冰碴,割过Alec的脸,打得他生疼。Alec下意识地低下头,却看到除了他脚下,四周的湖面被风吹出层层波浪,后面的一波推着前面的一波,层层叠叠的水纹最后整齐地消失在自己脚下。他回过头,看到刚刚走过的水面还是平静地好像是由水泥砌出来的,尽管周遭的水面都被风吹成了阶梯状。

Alec深深吸入一口气,空气中好像也带着冰碴,他感觉他甚至可以在鼻腔里嗅到血腥味。突然Isabelle的声音出现在手机里。

他被吓得一哆嗦,将手机从耳旁拿到胸前,然后打开了视频通话。

Isabelle看上起高兴极了,她今天梳着高高的马尾,嘴上涂了深红色的口红,此刻她正咧着嘴朝他笑。“大哥!”她兴奋得喊道,瞪大了眼睛,“整个基地都在传你和Magnus私奔了!”

Alec突然感觉冷得够呛,好像这阵风把气温又吹低了几度。

这才过去一个晚上,为什么基地这么快就知道他离开了?他们还知道什么?

他又一次深呼吸,这一次真的闻到了一股干涩的血腥味。

他可能已经沉到水底了。

Isabelle没有得到Alec的回答,她凑近屏幕,研究Alec凝重的表情,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了,“你在密林?”

Alec无言地点点头,Isabelle皱紧了眉,“Magnus出事了,是不是?”

Alec只得再次点点头,他张开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又闭上了嘴。

“Alec,都发生什么了?”

他没有回答,Isabelle也没再接着问。

Alec想起今天早上,他在天刚微微亮的时候走出帐篷。他不能再在里面呆下去,可是他又放心不下Magnus。Alec都已经撩起了帐篷,却又转过身去。帐篷的另一侧搭着一个简易行军床,床上垫了一层药草,一种类似芦苇的细长而极有韧劲的植物茎,它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苦味。Magnus躺在上面,身上盖着Alec的皮衣。冷淡的阳光从门口投到Magnus脸上,Alec大半个后背也浸在阳光里,他却只感觉阳光把石缝间的水都拔到地上了,凉得瘆人。

Magnus的泪痕在阳光下显得亮晶晶的,Alec走过去,用拇指轻柔地擦过他的脸颊。一整晚了,Magnus一直没有醒过来,却时不时流泪。他只是流泪,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

Alec好多时候感觉Magnus苦闷得要命,却从没见过他真的流泪,这是第一次。

Magnus就好像被困在了一个悲伤的梦魇之中,而Alec什么都做不了。

Alec侧坐在床上,行军床朝他的方向沉下去,他凑上前,将自己的额头贴在了Magnus的额头上,“我马上就回来。”他好像在喃喃自语。

“Izzy,汇报基地情况。”Alec站直身子,将六翼之刃插回刀鞘中。

这是个命令。

Isabelle在电话另一端坐直身子,回答道:“从昨晚九点到目前为止,三起恶魔入侵,都是低级恶魔,执勤的暗影猎人直接解决了,无严重伤亡。”

Alec听到“严重伤亡”时挑了下眉毛。

“Raj……他……追恶魔的时候摔了。”Isabelle自己都羞愧地难以启齿,她不好意思得笑了一下,Alec却只是点了下头。

“圣廷有下发任务吗?”

“没有。Alec……”Isabelle担忧地看着Alec。Alec听出来她没说出口的“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不然我就逼着你都说出来的”,却他没有理会。

“Izzy,圣廷下发的消息,包括传言,全部直接向我汇报。在我回去之前,你全权负责基地日常任务。”

“Alec。”

Alec叹了口气,他抓过自己的头发,“Izzy,我不知道都发生了什么。Magnus之前说要去找新生巫师,这个你是知道的,”Isabelle点点头,“但昨晚Clary梦里看到一地死去的孩子,而Magnus背对着Clary跪在地上。谁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Clary昨晚直接将我们传送到了密林……”

“不可能,密林在另一个维度!”Isabelle将手机立在了桌子上,然后抱着肩,向后靠到椅子上。

“但暗影猎人也不应该有创造如尼的能力。”Alec突然听到湖对岸的森林中传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接着就是一声闷响。同时,手机里传出红色警戒的警铃声。他看向手机屏幕,Isabelle已经站了起来,他朝着Isabelle点点头,“你还欠我一个解释。”Isabelle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Alec单手拔出六翼之刃,同时拿出石杖,激活弹跳如尼。他半蹲下身子,直接从湖中央跳到森林边缘,他站在一棵树前。这时又是另一阵风吹过,叶子摩擦对方,发出那种毫无生命力的,干枯而脆生生的破碎声,Alec深吸一口气,走进密林之中。

这不可能仅仅是个巧合。

****

Magnus想他可能已经被某种庞然大物吞食,嚼碎,甚至已经被消化得只剩下没营养的残渣,只不过他自己还不知道而已,只有这样才可以解释他现在的感受,他头痛欲裂,恶心想吐,感觉身子沉得带不动。他就像是陷进了一个沼泽,越挣扎,陷得越深。

周遭无光无影,只有黑暗,他甚至看不到自己的手掌,他打了个响指,却没听到什么声响。Magnus想他也有可能是被塞进了一块巨大的海绵里,光线、声音和其他东西都统统被海绵吸收同化掉,只剩下他一个。

他突然想哭,感觉自己彻底陷进了沼泽之中,淤泥从他的眼睛、耳朵、鼻子和嘴里涌进他的身体里,泥里带着一种很纯粹的悲伤。悲伤是石子,划过Magnus的皮肤,留下一道道粉红色肿起的划痕。他难过得要哭出来,就好像自己只是个三四岁的孩子,还没有经历任何苦难,从而毫无顾虑,难过了就哭,哭得好像要把肺都呕出来。如果真的有这么简单就好了。Magnus不记得自己上一次有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了,他使劲回想,就好像是在编造另一个人的故事,也许这本来就是另一个人的悲伤,是另一个小孩子的难过。

伤口下藏着的是恐慌和愤怒,它们火辣辣地疼,叫嚣着自己的存在,Magnus让它们都闭嘴,它们却不愿意就此罢休,反而越肿越大。

悲伤与恐慌和愤怒一起侵占了Magnus的神经,Magnus有一瞬间毫无感觉,过多强烈的情绪让他变得麻木,他不但毫无感觉,而且动弹不得。他僵在原地,向前倒去,没有地面接住他,他翻了个跟头,转着圈掉下去,像是个糟糕的爱丽丝,跌进了只有黑暗的兔子洞。

他最后侧着身子砸在了洞的底部,他就着侧躺在地的姿势爬起来,双膝着地地跪着,双手交叉,搂过他自己,他低下头,额头抵在膝盖上。他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就好像这样就可以抑制住那股恶心的反胃似的。

呕吐的感觉竟然就真的哽在了嗓子里,不再往上涌了。但紧跟在后面的还有窒息,他不能呼吸,憋得心脏跳动的声响越来越大,而脑袋却越来越重,一切突然都很模糊,就只剩下了他的心脏,一下下地撞击他的胸腔,直到频率过快。

Magnus挣扎着抬起头,却看到Madzie站在他跟前,离得很近,他只要抬起胳膊就可以抓到女孩儿的手,他尝试着抬手,却好像稍微移动一毫米都会丧失平衡,摔向另一边。

Magnus突然只能感觉到恐惧,它赢过了其他所有的情绪。

恐惧掐着Magnus的脖子,把他从地上拎起来,然后摔向另一边,Magnus像是一块面团一样被砸在地上,浑身散架一般地疼痛,他抬起头,Madzie仍站在他跟前,离得很近。

Magnus用手撑着大腿,想要晃晃悠悠地站起身子,膝盖却在腿伸直的时候发出“咔”的一声,他支撑不住自己,再次跪在了地上。他感觉自己是散架后被重新地拼装起来的,却还拼装错了位。他不再尝试站起来,只是死死咬牙,挺直了脊背。他抬起胳膊,把手放到Madzie的后背上,想要把孩子带到自己怀里,但Madzie却只是站在原地,睁着一双深棕色的大眼睛看他。

Magnus皱皱眉,Madzie转向身后,Magnus也跟着看过去。

Madzie的父亲,那个游荡在Edom的恶魔,就站在Madzie身后。与其说是人形,他像是一滩能立起来的黑影,后半个身子都已经融进了周遭的黑暗之中,只留下脖子上和Madzie如出一辙的鱼鳃。那就是吞食Magnus的庞然大物,也是吸收光线和空气的黑色海绵。Magnus突然胆寒,感觉Asmodues那双黄绿色的猫眼也出现在他身后,猫眼和鱼鳃点点头,打过招呼。

“这是我家Magnus。”

“哦,这是我家Madzie。”

Magnus撇下嘴角,他身内的每一丝魔法都紧张地绷紧,像是一张就要被扯破的密网。

“别白费力气了,巫师,”Magnus听到鱼鳃说,他的声音沙哑,音节和音节也都黏在了一起,就像是一条被扔在河岸上有些时候了,鱼鳞都已经干到卷边的鱼会发出的声音。

Magnus没有回话,只是握住了Madzie的手。但鱼鳃却说“这个也别想。”然后他的鱼鳃张张合合,像是吸水进去又吐出去,Magnus无助地捂住自己的喉咙,魔法失控一般地从他身上涌出,形成一片深蓝色的汪洋,Madzie被汪洋环绕过,像是踩在一座孤岛之上。鱼鳃被汪洋淹没,却丝毫没有受伤,反倒像是鱼终于得了水,Magnus听到一声半笑不笑的吸气声,然后空气霎时稀薄到他的大脑再也不能运转,他晕倒之前看到Madzie被鱼鳃拽走时还在回过头去看他。

****

Magnus醒来看见Alec盘腿坐在地上,他用腿顶着弓,弓的一头有一个咬痕,他正用石杖一寸一寸检查过弓,另外还有一筒箭摆在他腿边。Magnus把自己撑起来,Alec听见动静抬起头来,他先是瞪大了眼睛,然后笑了。

“欢迎回来。”Magnus听到Alec轻声说。

 

 抱歉更新得太慢了……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期待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唠嗑

点击WBS的tag可以找到第一章

比心❤


评论(4)
热度(31)

© 山羊不吃银线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