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是场电影,那么就该淡入。#Live long & prosper.#Bigger on the inside.

What A Night

Frankie说他那晚没有去找Tommy。这不假,但也不全是真的。

他确实没有走进那屋。但他几乎整晚都跟个二傻子一样站在楼道里,正对着325的门牌,听隔墙姑娘们的尖叫和男人们起哄的声音。

楼道里充满了刺鼻的青柠味清新剂的气味,Frankie深吸一口气,在最后终于寻到了几丝清新剂没能完全掩盖住的霉味。再高级的旅店也会有那么一股发霉的味道,不仅仅是因为潮湿才有的零星几个霉点,而是腐败到了骨子里,把柜子拆开才能看见隔板里成片成片的霉。这就是酒店难以摆脱的本质,而Frankie对它们再熟悉不过,不论是发霉的味道,还是难以摆脱的本质。

他低头看向脚下踩着的厚地毯,这又是一个高级酒店才会有的玩意。乐队散了之后,他就很少住高级酒店。高级酒店、豪车、有翘屁股小妞的派对,这些是Tommy热衷的派头,自从他开始打Frank Valli的招牌之后,他就只剩下独自一人窝在各州的汽车旅店的戏份了,“肥皂越来越小,看都看不清楚,要怎么用这玩意洗手?”他总是想起来Nick的这句抱怨。虽然听起来又矫情,又不讲理,却是句大实话。Frankie发现,不但肥皂越来越小,夜也越来越慢长,长到让人熬不过它。

他用力踩下去,让整个鞋尖都迈进了地毯里。等到他抬起脚,那些短粗的毛线都还保持着被踩扁的德行,他就死命盯着它们,看它们一根根,以一种几乎看不变化的缓慢的速度,静悄悄地立起来。

在几个洗不干净手,睡也睡不着的夜晚,他会突然想起来一些鸡毛蒜皮的琐碎小事。虽然都是些无足轻重的屁事,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记下的,但画面却清晰到让Frankie感觉自己正在看一部专门讲述他们的电影。

电影也许就叫做《泽西男孩》。

这是他难以摆脱的本质,大家都清楚。

旧作派、重感情……这些说白了,无非就是因为在泽西那个破地方,只能拉帮结派,团伙作案,如此才有产生了一些不得不遵守的规矩。而这些在破烂里诞生的最基本的义气,却一个不落,全都根深蒂固地种在了Frankie心里。

它美妙也就美妙在这儿了,不是吗?

有趣的是,Frankie只有在那几个特定的夜晚才能想起来之前的屁事,其他时候都不行,就像是他现在拼命地回忆,自己当时都想起来哪些事情了,但什么都没有,他只记得自己当时记得很清楚某件事,但具体记起来的都是什么?他一点印象也没有。

Frankie又听见了一阵姑娘们尖锐的叫声,他抬起头,只看到325的门牌。黄铜色的底板,加粗的黑色数字,字体死板得很难看。

音乐、啤酒、香槟、彩色气球……

他不走脑子都能猜出来屋里会是个什么德行。

Tommy会一个人占据整条长沙发,因为他就是这么混蛋。他不但会把脚翘在茶几上,还会把胳膊伸出去,搭在沙发背上,这样整个沙发上就只够坐他一个人,最后再勉强塞下两个依偎在他怀里的女孩儿。他总喜欢一边搂一个,左拥右抱,亲亲这个,又摸摸那个。而Tommy的那些女孩儿们竟然也都傻兮兮地觉得他是真心只喜欢她一个,就好像压根没听见这流氓一转脸就把一模一样的情话说给另一位听。

但Frankie能多说什么呢?Tommy就是有这个能耐。

他突然想起来有那么个晚上,还是在Nick赖着Bob的时候了,他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等Frankie缓过神来的时候,客厅里就只剩下Tommy和他那晚的姑娘了。他不知道是怎么就靠着沙发腿坐在了地上,脚揣在茶几上。他卡在了沙发和茶几中间一个巴掌大的地方。Frankie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掰不过来腿,压根撑不住自己。他连站都没站起来,只能算是在原地扭了几下,然后就彻底放弃了。

Frankie记得,他当时干脆向后仰了过去,靠着一个沙发靠垫,转过头,他这才注意到Tommy正在和一个姑娘接吻。他和Tommy脸对着脸,只能看见姑娘的背影。

Tommy皱着眉。谁会在接吻的时候皱眉?而他确实皱着眉,眼睛死死地紧闭着,同时还稍稍抬起了头,从Frankie的角度看过去,他正对着Tommy的鼻尖。

Frankie眨眨眼睛,他喝得太多,又太困,实在看不清楚什么,可他却错不开眼睛。

对着Frankie的姑娘原本是坐在Tommy身边,规规矩矩的,两人中间隔了一个靠垫的距离。她现在却整个上半个身子都向前倾过去,她贴着Tommy,胸脯一定都压在Tommy身上了,她又被Tommy强掰着仰起头,从而不得不后背弯成了一条紧绷的弧线,Frankie看着都觉得这姿势真是不舒服极了。

但Tommy倒是不费劲,他叉着腿,另一只手扶着姑娘的脖子,另一只手捏着姑娘的下巴亲她。他随着性子,亲得很潦草。他连着几次张开嘴,让姑娘把舌头塞进他嘴里,却在下一秒就把她推出去了。他咬她的嘴唇,甚至叼着她的嘴唇向外拉扯,直到姑娘吃痛的哼哼,他这才松嘴。

Frankie不知道Tommy是什么时候睁开眼睛的。他只知道,他盯着Tommy看了很久才意识到Tommy也正不错眼珠地看自己。Tommy的眼睛是热巧克力的颜色,比百利甜的棕色还要再深一些,却总是带着一股子直冲的,不加掩饰的挑衅,就好像他就是高你一等,教育你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他这个德行也许在一些昏了头的小姑娘身上有致命的吸引力,但等到任何人跟他混熟了,就只想抽死他。可这么多年了,Frankie也知道,Tommy这种特别欠揍,非要和你较劲的情绪来得快,去得更快,就好像是个烦死人的小虫子,越轰越轰不走,但要是不理它,可能过不了多久,它自己就飞走了。这不,Tommy的眼神很快就柔和下去了。

这就像是……像是那种背阴的树林子。多数的时候,你讨厌走进去,但它却是必经之路。你只能硬着头皮踩进那片棕黑色,带着泥,不论是哪个季节都满地落叶,潮湿的土地里。周围都凉飕飕的,阴冷得直逼骨头,你抬起头,只能看见一堆树杈子挡在头顶,毫无美感,相反,横七竖八的枝子把天分割得七零八落,压迫得让人反胃。你迫不得已,每天都必须在这个林子里绕圈子,突然有一天,你停下了脚步,再一次抬起头,看见枯树枝子上有了几片绿叶子。林子还是背阴的,地上还都是就要烂了的腐败物,散发着那股若有若无的霉味,甚至连那几片叶子都是卷边的,弱得让人觉得它们活不下去。可就算是这样,你依旧很突然地感慨:“这也没那么难熬。”

后来发生什么了?

后来他记得Tommy突然就站起来了,他身上的姑娘被吓得喊出了声,从Tommy身上翻到了沙发上,而Tommy呢,连看都没看人家,反倒是朝着Frankie弯下腰,然后抬手扇了他后脑勺一巴掌。

这就是Tommy,混蛋一个,还能奢求啥啊?

该死的,他真的很想再见一面Tommy,胡扯些有的没的。他想要喝得醉醺醺地,看Tommy和Nick打些被酒精泡软了的拳脚。那真的很有趣,虽然他需要给Bob解释到底为什么好笑,而Bob怎么都不明白。那个环节挺无聊的,但如果Tommy和Nick再一起犯浑,转过去欺负Bob,那他们还能再傻呵呵地乐上一阵子。

而他要做的,就只是敲一敲那扇天煞的,该死的,用了成吨清新剂还压不住霉味的酒店的325屋的房门。

但他做不到。

他举起手,又放下。

他握住门把手,又送开。

他就是该死的做不到。

但明显,其他人做得到。他刚犹犹豫豫地把手缩回来,门就被径直从里面拉开了,Frankie抬眼,看见Tommy倚在门框。

“宝贝儿,你是要进来,还是在这儿腻歪一晚上?”

Frankie有时候真心实意地想让Tommy栽一回,栽得彻彻底底得,他恶毒地想要他头破血流,因为他知道他可以再把他捞上来。看看Tommy现在,说话还是那个嘟嘟囔囔的痞子样。

Frankie从头到脚扫了Tommy一眼,然后耸了耸肩,啥也没说。Tommy也就摆摆手,Frankie向他点点头,转身走了。

你瞧,这就是为什么Frankie那话不全是对的。

 

 

Tommy转了个身,顺手把门带上了,他没摔门,只是很轻巧地拨了一下,发出的声响却在空荡荡的楼道里横冲直闯了好一阵。

但相对于屋里,这点动静引不起谁的主意。男孩、女孩挤在一起,他们一只手端着酒杯,另一只手托着一片披萨,同时还在蹭着对方跳舞。Tommy从他们中间钻过去,有姑娘抓着他的胳膊,他就笑嘻嘻地抓回去,但也没别的了。他磨磨蹭蹭地走到DJ台前,伸手把音量的滑键扒拉到了一边。瞬间,什么动静都没了,人群安静了一秒,紧接着就有人开始抱怨。DJ这才注意到他,他看着Tommy撇了撇嘴,然后又径直把音量调到了最大,DJ吓得直接把耳机摔在了身后的椅子上,他难以置信地瞪向Tommy,人群却因为强劲的鼓点发出一阵欢呼。Tommy转过身,不紧不慢地朝着相互调情的孩子们鞠了一躬,也没搭理DJ,走向了卧室。

卧室和客厅之间有一个狭小的走廊,正对着卫生间有一个矮柜,Tommy就是要到那儿去,Nick和Bob一个靠着墙,一个撑着矮柜,都躲在这个走廊里了。

Nick转过身,Tommy就顺势摆出进攻的姿态,他曲腿弯腰,手抬到胸前,等着Nick把酒放在矮柜上,抽了一半的卷烟架在酒杯边儿上。他半蹲下去,掌心朝外,装作是个目标靶。

Tommy象征性地打了两拳,然后突然向前一步,伸手拍了拍Nick的脸蛋儿。

“你在维加斯净囤膘呢,糟老头子?”Nick说着像是轰苍蝇一样,把Tommy推到了Bob身边儿,Tommy作势要踹Nick,Nick赶忙把剩下的大半根卷烟塞进了Tommy嘴里,但还是没挡住他叼着烟也要含糊不清地嚷嚷:

“我操你大爷的!”

Bob在他身后叹了口气,“Frankie还来不来?”他问Tommy。Tommy朝着Nick撇了撇嘴,把烟递回去,“我们的小天才还是满心满意地全都是Frankie,嗯?”

Nick哼哼着笑了一声,Tommy转过身,靠在矮柜上,踹了一脚对面雪白的墙,留下一个模模糊糊的脏印子。

“他会过来的,你急个屁啊?”

但这就是最后了,谁都明白。

怎么就结束了?



评论(8)
热度(8)

© 山羊不吃银线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