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是场电影,那么就该淡入。#Live long & prosper.#Bigger on the inside.

真相之外08/15(未完

戳进DTTT的tag可以看到前文。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214564/chapters/22669631
作者推特:https://twitter.com/redstringstydia
作者汤:http://bane-woods.tumblr.com/     

翻译AO3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986257/chapters/27113991

简介:Alec Lightwood是一个世界闻名的作家,尽管外界仅仅知道他的笔名:Gideon Archer。Magnus Bane是一个时尚设计师,而且刚好是Gideon的迷弟。

第八章:新年、龙舌兰、调停

纽约终于迎来了冬天,街上满是融雪剂和粗盐,人行道旁堆满了积雪。城市上下着雪,装点得城市仿佛是明信片中的风景。气温比之前降了很多,但远没有加拿大冷,Magnus心想。

他走出暖和的Fashion Institute,沿着街道走向Java Jones。Magnus一般都很喜欢冬天,他喜欢热巧克力和圣诞节的厚毛衣,但这一次,天气太糟糕了,Magnus不得不穿了很多层衣服保暖,这让他希望赶快到夏天,天气再暖和起来。

他选择了一个很糟糕的日子穿小山羊皮靴,他走了几步,深蓝色的布料就已经蹭上了粗盐和水迹。Magnus叹了口气,提醒自己赶快和他的布料供应商,发开一款防水的山羊皮料。

Java Jones在他到的时候还挺忙的,这是大家圣诞节后第一天上班,所以大家的兴致还都很高。

Magnus前面排了一个短短的队,他能够看到Maia站在结账台前,服务顾客。当他走进柜台的时候,她笑了起来,“宝贝,早上好。你看起来没那么高兴啊。”

她眨眨眼,“在你身边可没那么容易不高兴啊,Magnus,你的圣诞节在怎么样。”

“很好,谢谢你。我圣诞节和我的猫在一起,和家人吃饭,在节礼日的时候和Alec还有他的弟弟妹妹们一起玩了一晚上圣诞主题的游戏,挺放松的几天,你的呢?”

“我的也挺不错的,谢谢你问,吃了很多火鸡,一直和家人在一起。”她微笑道,“你今天和Alec见面?”Magnus点点头,“我一会就把你常点的东西送到你的桌子上。”

“谢谢,亲爱的。我不知道我和我的咖啡因上瘾没了你要怎么办。”他回过头,朝着她飞了个吻,坐在了他们常做的位置上。Alec今天上午要和Clary还有Simon开会,他给Magnus发短信说他会比往常晚到一些。

现在他们这个小圈子里大家都互相认识了,事情比之前更好了,当Magnus从多伦多回来之后,Clary就加入了他们每周的游戏之夜,Max也是一样,他们之间的气氛变了(好的那种)。

Clary和Isabelle很快就成了朋友,而且很快就决定,从那以后,他们就是队友。她们在游戏“你说我画”里联手,说会5比2赢了他们。事实证明,她们对了,男孩子们输了,特惨。

Max也是个开心果,他像是Jace一样机灵、风趣,像是Isabelle一样聪明,又像是Alec那样特别善良。他还有一个对于十六岁小孩来说,脑子太黄了一点,他哥哥姐姐不是很满意,但是他最后还是让他们都因为他的笑话笑了起来。Magnus看见他一次就更喜欢他一点。

看见Alec和Clary的互动也很有趣,她和他和Simon在过去的几周里因为工作关系很快就亲密起来,Magnus注意到Alec对她就好像是他妹妹。他们逗对方,用笑话欺负对方,但却在行动上真情地关心对方。Alec甚至在Simon玩大富翁欺负她的时候给她出了头, (Magnus还是大富翁的王者,但Max紧追其次。)

门铃响了,Magnus抬起头,正好看到Alec走进来,他令人发指地英俊,他甚至不需要故作姿态,就如同GQ模特一般地好看。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多有魅力,他朝着Maia挥挥手,之后走向他们的桌子。

他今天打扮得很随意,没有穿往日得西装,只是穿了一条黑色长裤和一件天蓝色的衬衫。他没有系前两颗扣子,露出一片诱人的胸脯,他还穿了一件黑色的羊毛夹克和一条灰色的毛巾,松松垮垮地围在他的脖子上。

他坐在桌子上,很感激地接过Magnus递过去的咖啡杯。他的脸颊和鼻子都被冻红了,深棕色的头发里还夹带着几片雪花。Magnus想要凑过去将他的寒冷都吻掉,想要感受到年轻人眨眼时,睫毛扶过自己脸颊。

“你今天穿的Calvin Klein吗,Alexander?”他反而是这样问到,对于Magnus来说,时尚总是一个分散注意力的好方法,哪怕是穿在了一位高挑、俊美男人身上,而他对这个男人又特别有感觉的时候。

Alec低头看向自己,想要弄明白Magnus说的是哪件衣服。

“啊……”

“你的夹克。”Magnus帮着他说。

“哦!嗯,我觉得是?这是Isabelle的圣诞礼物。”他脱下夹克,放到椅背上,只穿着一件衬衫。

Magnus咽下一大口唾液,控制表情,希望自己保持住了简单的欣赏的表情,“我不意外,你的妹妹品味很好,她也很了解你。”

Alec嗤笑一声,翻了个白眼。Magnus疑惑地抬起了眉毛,Alec没有解释,而是换了个话题。他意识到了最近兄妹两人之间发生了点什么,但当他问她的时候,Isabelle只是让他“问Alec去”,他想要问他,但是他不确定以他的身份,是不是合适干预他和他妹妹的矛盾,所以他什么都没做。

“所以,Max那边怎么样了?”从他回来开始,他们一直没怎么谈过他,因为Magnus的出行还有节日,这还是他们在两周内第一次独处。

Alec叹了口气,“还挺好的,他之后都要和我在一起了,但是我需要先给他找个学校,他坚决不回家,但我不赖他,可是我也不想让他只是坐在沙发上玩电子游戏。”

“我认识一些有年轻人的客户,我可以问问他们这个区里最好的高中。”Alec最近工作压力很大,Max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牵扯出他和他家里的问题,让他来面对这些问题,他能够看到Alec的眼袋,比一周前还要严重。

Alec感激地笑笑,“这样很好。”

Magnus告诉了Alec更多关于他的展出的消息,他们是怎么就要准备好了,鉴于展出就在一个月之后了,大多数衣服都已经做好了,也都送给Ragnor。现在,他们正在研究展览的工作:顾客名单、座位表、背景音乐歌单和节目流程。一整天都是“Bane先生,你喜欢这款字体吗?”和“你觉得这个颜色和这一个搭配起来怎么样?”但这是必须要做的工作。

在多伦多看完展出之后,Magnus开始感觉到压力了,他理智上知道他们进展很顺利,所有事情都可以按时完成,Lydia开始着手协调和管理了,给Magnus足够的精力将作品做到完美。他知道Lydia宁死也不会在她的小明星的进度上出现问题的,但他不理智的那部分却一直在担心他们会不会忘记了什么关键的东西,最后功亏一篑。

Alec听过他说的所有事情,问问题,当Magnus说起他的项目计划时告诉他自己的想法。

他把两张纸拿过去,仔细看过,“我觉得,我喜欢这个。”他说道,指向更简约的那一张。

Magnus咧嘴笑了,“品味不错啊,亲爱的。这也是我、Lydia和Cat选的,但是Ragnor和Clary选了另一个,我觉得他们更具艺术眼光。”

Alec笑了,“Clary和Ragnor肯定选了另外一个。”

Magnus、Alec、Cat和Ragnor按照之前的约定,圣诞节之前一起去喝了酒,Magnus担心Alec在他们身边会紧张,也许见他的好友超出了他的舒适圈,但是Alec棒极了。他和Ragnor一见面就互相开起了玩笑,整晚都在笑着调戏对方,让Magnus和Catarina在一旁满是喜爱地看着。Magnus很高兴Alec能够和自己的朋友处得来。理论上,如果他们的关系更进一步的话,他会想让他的旧友和他男朋友关系融洽的。

理论上,当然。

他们就聊了起来,Alec全程都很放松,揽过Magnus的椅背,开着玩笑,让他的朋友们很快就爱上了他。Cat之后立刻给他打了条短信,只有几个字:“我们同意了。”,这就是Magnus需要的所有了。

他现在还不想坐下来审视他对于另一个男人的感情,担心他一旦承认他的真实感受了,这就是白纸黑字了,其他人一看就能知道。

但他越来越难以无视掉它,看到Alec和他的妹妹还有他的朋友互动让他感觉到了什么,一些很强烈的感情占据了他的整颗心。像是,五年之后,Alec在圣诞节的早上把礼物送给Jocelyn,同时抱着一个小孩子;像是立起来的栅栏、毛和他们鞋柜里小小的鞋子。Magnus的朋友和旧情人都告诉过他,当他真的爱上谁的时候,不光能从他脸上看出来,而是能从他整个身体上看出来,轻而易举,比都白纸黑字的书还容易。

所以他担心如果他承认了自己的感情,Alec能更加轻而易举地看透他,比他编辑的任何一本书都更加易懂。而他决心不只是因为管不住自己的情感而让另一个人感觉不适。

所以如果保持他们之间的友谊意味着要压抑他的感情,那么他可以做到的。希望可以。

Magnus的手机屏幕朝下地放在桌子上,它震动了一下,Alec正在讲一个故事,他停下了,等着他接过手机。Magnus朝着他微笑,拿过手机。Isabelle给他发了条短信,这不奇怪,她和Magnus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但奇怪的是短信的内容。

“Simon的乐队明天在市中心为了NYE演出,你要来啊!:)”

接着又是一条短信:

“让Alec也过来。”

他严肃地看向Alec,“我干什么了?”编辑问道,无辜地瞪大了眼睛。他看起来又甜又温柔,Magnus倒吸一口气,然后集中注意力,让他得表情保持正常,他把手机屏幕转向Alec,他脸红了,然后看向了一边,“哦。”

“Alexander,你要告诉我你和你妹妹之间发生了什么吗?我不想逼你,但是如果她开始拿我当你俩的传话筒的话,我就被牵连进来了。”

“好吧,她没有真的……”Magnus打断了Alec的说辞,他闭紧了嘴,挑起了一边儿的眉毛,Alec叹了口气,屈服了,紧张地抓过他的头发,“我们吵了一架,她坚持让我做某件事情,我生气地吼她了,我猜我说了一些我不该说的话。”

Magnus点点头,从Alec的表情来看,他也不享受和妹妹的疏离,但是他知道他们都一样固执,需要多劝劝才能和好。“你们因为什么吵架了?”

Alec摇摇头,“没什么,她好像认为她比我还清楚我应该怎么过我的日子,典型的Isabelle。”

“你之后和她说话了吗?”Magnus试探道,试着让Alec多说说。

“我得说,我们说话了,但是我们没有谈这个。事情现在有些奇怪,她就是不知道什么该让事情顺其自然,她一直纠缠着这件事,直到你不能无视它了为止。”他转着自己的咖啡,死死盯着他杯子里。

“好吧,”Magnus开始说,“如果我还算认识你妹妹的话,我到现在已经和她很熟了,她总是想要给你最好的。而且我知道你对她也是同样的,但是女人总是有一种很有趣的方式来展现自己的情感,我认为她逼着你讨论事情就是一种展现她对感情的方式。”

他不想要说得太过,就好像他是在说Alec错了一样,或者他不应该对她生气,特别是当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但他知道他们之间感情有多深厚,如果没了她,他会有多受伤。他现在再去想,他最后几次看到她的时候,她确实也心不在焉,情绪暴躁。

Alec更长时间地看向他的咖啡杯,之后抬眼看向Magnus,“我觉得你是对的,我的意识是,我还是不能理解,但是我明白了,你懂的吗?”Magnus点点头,轻声笑了,“哥们,女孩们很奇怪的。”Alec被逗乐了,摇摇头。

Magnus咯咯笑起来,“她们就是这样的,Alexander。”

****

Magnus给他们叫了一辆车去俱乐部,Alec也想给大家叫车的,但是他不确定一个只是依靠编辑的薪水过日子的人能不能支付得起一辆私家车把大家送到市中心,多半支付不去。

他们在Magnus家里碰头,先喝几杯,Alec还没去过Magnus的公寓,只是在Facetime和照片里见过。他的公寓很宽敞,看起来像是从家居装饰杂志里的那种,但还是很有家庭的温馨,也很舒适。每间屋子都有一点特别Magnus的手笔,不论是他旅游时购买的工艺品还是墙上颜色鲜艳的绘画。

他们都坐在客厅里,聊天喝酒。Isabelle可以无视了Alec,加入到Simon和Clary的对话中,避开了他的视线。Simon意识到了她在做什么,隔着桌子抱歉地看向Alec。

当车到了的时候,所有人都走下楼,Isabelle已经把Clary纳入自己的翅膀下,今天的活动也帮她打扮了,她看起来走得不太稳,不论是因为她刚刚摄入的酒精,还是她的鞋子。Alec猜是后者。Jace走到她身边,扶住她的胳膊,一起走下楼,她很感激地接受了他的帮助。

Magnus也特意打扮了,他今天的妆很大胆,黑色的烟熏妆,脸颊上的高光和深色的口红。他穿了黑色的夹克和一条金黑色的衬衫,而且他一定是刻意要折磨Alec,他只系了最下面的两颗扣子,让他晒黑的胸膛露在外面,而衬衫敞开着。他依旧戴了很多条项链,但当它们贴着皮肤时,它们看起来却不一样了。Alec很费劲地才能移开视线,它们晃动的时候,他看得一愣一愣的。

Jace抓到他盯着看了,当他揽着Clary走过去的时候,他轻轻戳了戳他的肋骨,Alec清了清嗓子,跟着他走出了门,试着不去想Magnus的项链因为另外一个原因而在他眼前晃动。

他们今天只有六个人,而不是七个。Max不断地求Alec让他跟着他们一起去,但是Alec却坚持他不会允许他十六岁的弟弟被捕,或者喝得烂醉,或者两个一起。Magnus邀请了Cat和Ragnor一起来,但是他们拒绝了,说是他们要和一些老朋友一起吃个饭,“老夫老妻,”Magnus朝着Alec嘟囔,翻了个白眼,“他们多半吃完饭就直接睡觉了。”

Simon乐坏了,大家都来看他的演出了,Alec、Izzy和Jace之前偶读来看过他的演出,但是Clary和Magnus从来没来过。

Alec凑过去对Magnus悄声说,“他之后会在什么时候提起他乐队的名字,不要笑,虽然会很难忍住。”Magnus挑起眉毛,但Alec只是坏笑着往后坐回到他的位子里。

可以肯定的是,连十分钟都没到,Simon就开始说了,“这太疯狂了!Rock Solid Panda从来没有在这么大型的场合演出过!而且还是在新年前夜!这会给我们提供很多曝光率的!”Alec很震惊Magnus甚至没有微笑,只是点点头,听Simon说话,当他注意到Alec在看向他的时候,他咧嘴笑了,靠近他,“我的扑克脸很强的,rock hard,Alexander。”Alec在座位上蠕动,不只是因为一个原因。

他们停在了Pandemonium前,看见一对比他们上一次来的时候还长的队伍,Simon给了他们所有人VIP,所以他们直接下了车,走进俱乐部,路过整个队伍。

他们刚走进门,Alec的感官就被攻击了,他站在了原地,试着调整。音乐声音大到他能在鞋子里感受到,灯光又极其昏暗,烟雾缭绕,聚光灯穿过空气。屋子正中央有一个迪斯科球,它反射过灯光,照射进人群中。

 有人从后面撞到了他,Alec回过头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他看起来不太高兴,因为Alec挡住了一群人,他感到有手指温柔地缠上他的,他向下看到Magnus抓住了他的手,他轻柔地拉着Alec往大家离开的方向走。“来这儿,宝贝儿,跟着我。”

Alec让Magnus领着他穿过人群,今天因为是假期,所以虽然现在时间还早,但已经很挤了,舞池里已经满是正跳舞的人,他们穿过人群走到另一侧的桌子和卡座旁,有一个圆形的大卡座完全是空着的,“预定”的标志放在桌子上,Magnus直接走向了桌子。

“你预定了这个?”Alec在音乐声中问道,Magnus点点头,咧嘴笑了,牙齿在黑暗中闪亮亮的。

“我觉得我们看Samuel演出的时候,都得有个地方坐。”Alec朝着他微笑,他还很震惊Magnus这么快就融入了他们的小圈子,他只和他们一同生活了三个月,却轻松地融了进去,就好像他就属于他们。

Isabelle、Jace、Clary和Simon走进桌子,Jace手里拿着一大托盘酒,“你调戏谁了才搞来的这些?”Alec咧嘴笑着问。

Jace瞟了眼Clary,之后看向Alec,“我要告诉你,大哥,我自己付了钱的,没有色诱。”Alec看向他的弟弟,半是惊讶,半是骄傲。虽然现在下定论为时过早,但看起来Clary可能真的是那个能够驯服Jace坏小子那一面的姑娘。

他们都挤进座位里,还有一个小时才到午夜,四十五分钟才到Rock Solid Panda上场,但让Isabelle不乐意的是,当时钟指向零点的时候,Simon会在台上演奏。

“我最好能有新年吻。”她气呼呼地说。

Simon搂过她的肩膀,把她拉近,“你会有的,只要你站在舞台跟前,像是我的小迷妹一样,这样你就能得到一个。”她朝着他吐舌头,他却只是把她楼过去亲。他们都发出了夸张地要吐了噪音,但Simon朝着他们竖起中指,接着亲着他女朋友,明显享受得很。

夜晚临近,人越来越多了,DJ正在放一手低音贝斯很强的曲子,人们都特别吃这套,Alec知道最后肯定得有人,多半是Isabelle或者Magnus把他家都拖去跳舞,所以他确定他喝够了酒,所以他不会把自己搞得太蠢,Alec知道他不是个跳舞的料,但几杯酒之后总会好一点。

或者在这种情况下,很多酒。

Simon没有喝那么多,因为他还要上台,但是他们其他人都在喝烈酒,Magnus走去吧台,把一碗柠檬和盐罐拿到桌子上,他们从龙舌兰开始喝,然后移到了朗姆酒、伏特加,最后又开始和龙舌兰,Alec之后感觉事情有些过了。

房间开始令人愉悦地转了起来,Alec又喝了一杯后坐回到座位里,烈酒在他胃里令人愉悦地烧着,他闭上了一会眼睛,享受着这种感觉。

当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 他看向桌子,然后笑了起来,因为每一个人看看起都和他一样得醉,Isabelle和Simon在胡搞(Alec笑着看向了一边,他不需要看他妹妹和他最好的朋友干这个),Jace正给Clary讲故事,故事肯定挺有趣的,因为她正靠在她肩膀上笑个不停。

Magnus在自顾自地笑着,拿着那碗柠檬,他看起来可爱极了,像是一个做了坏事得小孩子,“有什么好笑的?”Alec有些大舌头,口齿不清。

Magnus咧嘴笑着看向他,“瞧瞧这个。”他顽皮地眨眨眼,从碗里挑出一片柠檬,扔向Simon和Isabelle,他们分开了,脸红着,头发乱糟糟的,瞪向Magnus和Alec。

 Magnus开心地笑了起来,明显非常佩服自己得处理方式。Alec跟着他一起笑了起来,这让Isabelle更生气了,尽管Simon也咧嘴笑了,“怎么,没见过两个人亲嘴吗,Bane?”她问道,翻了个白眼,还是坐在Simon的大腿上。

“哦,这是你俩刚刚在做的?看起来像是你在吃他的脸。我只是想要救Sherwin。”他咯咯笑着,Simon嗤笑一声,极具保护欲地搂过Isabelle,Isabelle瞪着Magnus。他甜甜地朝她微笑,所以她把柠檬扔了回来,打在了他脸上。

每个人都笑了起来,包括Jace和Clary,他俩之前一直沉浸在他们的对话中,现在也被扔水果吸引了过来。“好吧,我觉得在我被揍之前,我最好溜到舞厅里,Alexander,过来陪我。”他朝着Alec伸出一只手,Alec已经完全受酒精趋势的大脑一刻犹豫都没有,就接受了,让Magnus拉着他走进人群。

谢谢你啊,酒精。

他们到了之后,人竟然越来越多,年轻人占满了舞厅,汗津津的躯体在一起跳舞,手里还拿着酒水,Magnus把他拉到搭起来的临时舞台跟前,另一支乐队正在演奏,但离午夜越来越近了,也就意味着Rock Solid Panda就要上了。

乐队正在演凑一个古典很重的流行音乐,那种让你听了就想跟着一起跳舞的,Alec脑子里理智的那一部分已经消失了,他觉得跟着一起跳舞是个好主意。

接着,他认为跟Magnus一起跳舞是个更好的主意。

Alec凑过去,和Magnus十指相扣,领着另一个人转了一圈,Magnus笑起来,他没想到,但是跟着Alec的节凑,转过身,笑着向后仰头,他们跳着舞、跟着音乐大笑,手牵着手,他们感觉他们这么做了几个小时,Alec知道他正在出丑,但是发现当他一言难尽的舞蹈能够让Magnus笑起来,还是Alec最喜欢的那种眯着眼睛的笑容时,他很难再去在乎什么。

他看向Alec。

有人拿着一托盘龙舌兰走近,Alec赶快给他自己拿了一杯,给Magnus拿了另一杯。他们胡乱地捧杯,酒水撒到对方杯子里,之后仰头喝掉。它火辣地烧过它的喉咙,让他胃里很舒服,又烧光了它之前的顾虑。

他们缠在一起,在舞池里转圈,有一个瞬间,Magnus在Alec怀里做了一个夸张的下腰,头仰在后面,露出脖子。Alec被这个景象深深吸引以至于他忘记把他拉起来,他们差点摔到地板上,但是Alec在最后一刻拉住了他,Alec带着他转出去,又回来,一直手拉着手,当Magnus转进来的时候,另一只手护在他腰上。Magnus的后背贴在Alec的胸前。

氛围很快就变了,他们这样站在一起,跟着音乐轻轻摇晃,没人想要分开,这份亲近让Alec能够看到Magnus眼睛里的颜色,金黄色混着绿,他能够看到他的睫毛膏有些糊,眼线因为跳了一晚上舞也花了一些,他感觉自己沉了进去,就好像Magnus是他的重力,强有力地把Alec拉向他,像是行星对陨石。

近到Alec能够感受到Magnus呼出到他脸上的空气,他离得那么近。

“大家好!我是Simon Lewis,我们是Rock Solid Panda!我们今天来震撼你们的新年!”Alec听到Simon的声音后蹦了起来,突然的动作让他头晕脑胀,他送来紧紧抓着Magnus的手,但还是亲密地搂着他,他试着完全放手,但是发现自己做不到,不是当他离他这么近的时候。

“我们还有5分钟就到新年了,我们带给你们一首新歌,之后我们倒计时,然后是每个人今晚最爱的事情……新年吻,我说的对吗》我知道这是我最喜欢的。”Simon对着麦克风笑了,人群欢呼着。

他们开始演奏了,这是一首Alec能听过的歌,是他最喜欢的一首,它有一个很洗脑的节奏,先是慢的,然后突然就快了起来,这是一首绝佳的歌,让大家准备好迎接新年。

Magnus还是紧紧贴着Alec,靠近他耳朵说:“和我跳舞。”Alec向下看过去,朝着他咧嘴笑了。

他放过了他自己,让他沉浸在音乐中,沉浸在Magnus中,另一个站在他前面了,手环过他的脖子,身子贴得更近了。Alec能够闻到他,他须后水温和地味道和一个肯定是Magnus的气味。

有人从后面撞了Magnus一下,把他推得更近了,身子完全贴在了Alec身上,但是他没有撤开身子,回到之前的姿势。

他们的身体完美地同步晃着,当Magnus对着自己晃的时候,Alec能够感受到Magnus身上的热度,Alec之前和男人跳过舞,也和女人跳过,但是和Magnus跳舞是完全不一样的,他的动作拉扯着Alec,就好像有魔咒一样,只是顶顶跨就将Alec蹩脚的舞蹈变得流畅。

这是全新的,令人兴奋,异常火辣。

Alec沉迷于这种感觉,几乎没有意识到一曲就要结束,Simon又在说话了,而且一定说了什么有趣的,因为人群又在激动地欢呼了,但是Alec难以将视线从Magnus盯着自己的眼睛上移开,他的心脏在胸膛里砰砰直跳,应和着他脑子里砰砰的响声。

当倒计时开始的时候,Magnus的手依旧搂着他的脖子。

10……9……8

人群在他周围移动,但是他只能看见Magnus。

7……6……5

Alec张开了嘴想要说些什么,认识话都行,但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4……3……2

Magnus微笑着,笑容很小,很私密,他把脸靠近Alec的。

……1

Alec想起来他关于Magnus的所有想法,他凑了过去,用自己的嘴唇捉住另一人的,他吞下Magnus意外地吸气,更紧地拉过另一人的腰,把他拉近自己,总是想要更近一点。

这是Alec想要的所有东西,却比那还要多。Magnus的嘴唇柔软,温柔地贴着他移动,Alec能够尝到他嘴唇上留下的龙舌兰和青柠的酸涩。亲吻Magnus不像是任何Alec有过的经历,他眼后星光四射,胸口燃气一把火,这让他想要不再呼吸,只要能够永远这样。

就像是Magnus,这个亲吻满是魔法。

没翻译完,我先发出来这部分。

最近翻译得很疲,毫无热情。

但两个人终于亲了,可喜可贺。

评论
热度(30)

© 山羊不吃银线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