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是场电影,那么就该淡入。#Live long & prosper.#Bigger on the inside.

How Not to Fall in Love with Your Partner 01

原作:《Almost Human》

作者:starandrea

翻译:银线草

配对:Dorian/John Kennex

第一章

约翰从来不休假。他回到现役之后他没有请过一次私人事假。他每月都选择在假日轮班并借此积累小时数。多瑞安对此感到感激,尽管他知道约翰并不是为了他才这么做的。

马尔多纳多队长对此并不欣赏。当约翰试图在感恩节工作时,她想起了强制休假并要求约翰在周一之前不得回来上班。强制休假并不是一个官方的或者部门必须执行的政策。多瑞安想着当约翰对所有人怒目相视的时候提及这事,但队长明明白白地表示她不接受完全服从之外的任何答复。

所以约翰去休假了,多瑞安忍受了四天折磨人的无聊乏味。他没有抱怨。这不是他的事,他也没有选择的权利,而且他确实在约翰周一回来上班,考虑如何对他打招呼时享受了一把。

多瑞安第一次被分配给约翰的日子是一个星期四。之后的一周,他曾礼貌地询问过约翰的周末。约翰冲他咆哮:“这关你屁事?”多瑞安明白了他的意思,便没有再询问一次。但这次的时机十分正确。约翰休息的时间比往日长。他甚至有了计划,而不仅仅是“干坐着,对自己感到愧疚与遗憾”以及“很可能喝醉”两个选项。多瑞安很乐意认为他们的关系已经进展到约翰可以很舒服地讨论他的自由休息时间了。

但最后鲁比抢先了一步。多瑞安正好就在外面当他听到鲁比说:“周末怎么样?”

“挺好的。”约翰在多瑞安进入实验室的时候回答。多瑞安耸耸肩,希望他早一点就这么做了。或者晚一点。他现在不能装作他没有听见,但如果他再一次询问约翰,约翰肯定会被激怒的。“你准备好了?”

 “是的。”多瑞安说着。

然后鲁比抬头,而多瑞安被他突如其来的兴趣惊喜。“哦!”他说,“抱歉,那个,节日,感恩节,怎么样?”

 “它挺好的。”约翰又说了一次,听起来满搓火的。

 “你去了桑德拉家,”鲁比说,“度过了不错的一阵时光?我是说,肯定是蛮愉快的。她有可能做了只满可口的……鸟。”

 “她是个糟糕的厨子,”约翰说,“她妹妹帮着做的。她们家全部都是素食主义者,所以没有鸟可以吃。我们能走了吗?”

 “是的,当然。”鲁比没再多问,但是多瑞安觉着这事有蹊跷。如果约翰是要去她家吃感恩节晚宴,那为什么桑德拉要说她周一之前都不想看见约翰?

他们有了个案子。实验室门一关,约翰就投身到那里面了。他们一直谈论着案子直到他们走进大厅。在瓦莱丽开口询问前,约翰也没再提感恩节。“周末过得不错?”

多瑞安看见约翰耸了耸肩。瓦莱丽转过身背对着他,在回到她自己的工位时两人擦肩而过。“挺好的。”约翰说,“你呢?”

 “我家仍旧不支持我的选择,”瓦莱丽说,“惊喜。”

 “是啊。”约翰听起来有些挺同情的。多瑞安看着他别扭地接着说:“我知道场面是什么样的。”

瓦莱丽坐进她的椅子,拍了拍她的MX并指向另外一侧。马克思向左迈了一步以便瓦莱丽看到约翰。“马蒂做得怎么样?”

 “搞大了。”约翰说,“你又得到任何关于基因男的分析吗?”

 “恩,”瓦莱丽说,“但看起来挺诡异的。我把文件发给你。但是我想在你实地采集线索之前先和你聊聊他们。”

当桑德拉到达的时候,他们仍旧在讨论。多瑞安被单独分配去做相机扫描从而错过了桑德拉跟踪案件进度。这并不是瓦莱丽的案子但是约翰今天多半会要求她当做特约顾问。他们最近越来越频繁地分享案件积分。

 “很好。”桑德拉最后开口,她站起来之后继续说,“保持和我的联系。”

多瑞安没在相机的光点上有什么发现,所以当瓦莱安对他点头时,他没什么有用的信息可以贡献。约翰这时候开口说:“我这个下午能把瓦尔当做顾问吗?我做采访的时候需要她的帮助。”

 “当然。”桑德拉说,她停住脚步,转了个身,“哦,对了,约翰,你母亲怎么样了?”

 “不错。”约翰告诉她,“她让我带好。”

这让桑德拉微微一笑,但是多瑞安不认为她开起来很愉悦。“我猜她也会让你这么做的。”桑德拉说,“如果你在采访中有什么发现,告诉我。”

约翰抬起手做了个半挥手半敬礼的手势,她点头回应。当桑德拉离开,瓦莱丽带着好奇看向约翰。她并不是唯一的一位。约翰在他看到瓦莱丽的目光并假装看风景之后扔给了多瑞安一个斜着眼睛的注视。

多瑞安仔细观察着瓦莱丽和约翰耳语,“你告诉她你和你母亲说话了?”

 “怎么?她关心我。”约翰回应,“向桑德拉说个谎言要比我将手机砸向墙之后再买一个新的要容易。”

瓦莱丽释出一口带着笑意的呼气并且看向地面微笑,“你需要弄个结实点的手机。”她嘟囔着。

 “不,”约翰对她讲,“我需要停止和我的家庭说话。”

 “你和我都需要这么做。”她表示同意,从约翰桌子上拿走了一个赛洛之后又回到了自己的工位。“我必须完成一些其他的书面工作,我能在午饭之后和你在塔里见面吗?”

 “当然,”他说,“挺好的。”

当两人目光相遇时,多瑞安仍旧盯着约翰。约翰快速地移开了眼睛,但是多瑞安仍旧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自己的表情不变。约翰不能躲着一辈子。

他成功了三个小时又二十四分钟。约翰做得不错,这是记录中的第六名,约翰和多瑞安没有分来,但是约翰拒绝答复多瑞安打过去的电话。但是他们最后终究到了一辆车上。多瑞安甚至没等到他们离开停车场。

 “为了掩盖你一人度过了感恩节,你编造了多少个故事?”多瑞安一系上安全带就开口问道。

 “我没有孤身打发时间,”约翰回答。他并没有多瑞安预料得那般生气。相比于其他的,他听上去更像是没辙了,并且对此漠然。“我和憨豆先生一起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假日。再者说,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如果这没什么关系,为什么要为此撒谎?”多瑞安想要知道。

 “问题不在于我干了什么,”约翰说,“而是这样的话就不会有人在和我啰嗦什么,包括你。”

 “你想知道我都怎么度过周末吗?”多瑞安问。

 “和鲁比用一只火鸡玩贴鼻子?”约翰作了个死。

 “我整个假期都在对自己说,’起码约翰度过了愉快的几天。’”多瑞安告诉他。

 “你是在试图让我有负罪感吗?”约翰听起来并不那么感受深刻。“你真的是认真地让我为度过了一个屎一样的的周末而感觉愧疚吗?”

 “你度过了一个屎一样的周末吗?”多瑞安说,“因为看起来蛮多人关心你的。也许如果你告诉他们真相…”

 “他们知道,”约翰插话,“天哪,多瑞安,你觉得他们最开始为什么要邀请我?每个人都尝试着邀请过我。玛利亚、桑德拉,该死的,甚至是瓦尔都尝试着让我周日和她出去看比赛。”

 “你为什么没去呢?”多瑞安仍旧想要知道,“你可以通过你们对于各自家庭的不满建立联系。”

 “我没不喜欢我的家庭。”约翰嘟囔道。

约翰一直用过去时态描述他的家庭,所以多瑞安决定先不对此发表见解。“但是你也没和他们一起度过感恩节。”他换言说了这个,“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你告诉所有人你和另外个谁有约?”

 “我告诉所有人有人邀请我了。”约翰说,“这其实并不是一个谎言。”

 “这是个选择性知情不报。”多瑞安说。

 “等等,你和鲁比干什么了?”约翰问,“一点乐子都没有吗?”

 “他工作,”多瑞安说,“我也工作。这就是我俩干的。”

 “这就是我想尽千方万计企图干得,”约翰开口抱怨,“我被逼着轮休!”

 “如此悲哀,”多瑞安说,“被要求停止工作。被邀请到三个不同的、为表示感激而组织的聚会、最后选择自己呆家家里并且喝酒。听起来就慢糟糕的。”

 “它就是很糟糕,”约翰低吼着,“我很假期。”

多瑞安不在说些什么,转而望着挡风玻璃。他正在查看约翰的家庭,一个他之前为了避免被认为侵犯个人隐私而一直回避的东西。他曾以为要是约翰发现他知道了会失望,他也曾以为约翰有一天会亲口告诉他。现在他知道了约翰并不在意。

约翰的父亲十年前去世了,他母亲四年后再婚。约翰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妹妹。多瑞安记下一笔。考特级·邢是一个无人机驾驶员,未婚,有两个孩子。多瑞安惊讶于约翰从未提及他的侄子或者侄女。

 “你都干什么了?”约翰唐突地问,“这个周末,我是说。”

 “维修小组被分配到十一层到十五层。”多瑞安说。

约翰没有回应。多瑞安移步至他远房亲属之前察看着他继父的家庭教育情况和成就。约翰没和任何人提及他的家庭,多瑞安假设他已经不再和他们联系。但基因学是个神奇且有趣的领域,时间证明这点。

他那晚并没有预料到桑德拉会找他单独约谈。约翰和瓦莱丽正在就多瑞安找到的影响证据争论着,多瑞安发现桑德拉把他单独交出去了。约翰立刻抬头,但是桑德拉向他挥手,把他哄回他正在干的事情上了。

她并没有要求多瑞安离开大厅,而是停在了城市地图前方。两边站着开启状态的MX,她开口:“多瑞安,约翰又告诉你任何感恩节的计划吗?”

多瑞安思考着。“说得不太情愿。”他回答。

 “他今天有和你说任何事情吗?”桑德拉继续说道,“关于他是否落实了那些计划。”

 “我问了他差不多的问题,”多瑞安说,“他明确地反驳了我的暗示并标明让我不要插手他的私人生活。”

 “所以,不。”桑德拉说,“他没有和家人一起度过感恩节。其他什么人?”她问道。桑德拉的表情令多瑞安不知道如何理解。

“冒着第八次被谴责为叛徒的风险,”多瑞安说着,“不。就我所知,他独自一人。”

“我知道了,”桑德拉说,“谢谢,多瑞安。”

他点头示意,在她离开时转身看向大厅。瓦莱丽正坐在约翰的桌子上。Theshift has largely turned over, although the curfew for day shift syntheticshasn’t sounded yet.  Bracketed by MXs, Dorian wonders if he should go withthem when it does.只要约翰呆在他的管辖区里边,他就不需要一个搭档,一个挡子弹的,多瑞安提醒自己,他可能会更倾向于和瓦莱丽一同工作。

约翰向上看,撞上他的视线。他摆摆头,作出邀请的姿态。多瑞安走过去,没有任何犹豫。约翰问桑德拉都问了什么,多瑞安掂量着约翰对于各种答案的回应。他最后开口说:“她在跟进你的进度。你现在是风中的一直残烛,约翰。”

“闭嘴。”约翰自反reflexively道。

瓦莱丽嘲笑着他,约翰威胁要告诉理查德上周是谁把咖啡过滤器藏起啦了。她翻了个白眼并且保证要告诉桑德拉他并没有去玛利亚家过感恩节。这让约翰住嘴并盯着她,想要弄清楚瓦莱丽是怎么弄清楚的。多瑞安不得不认为她的演绎让人心想深刻。毕竟,她只是个人类。

瓦莱丽在他弄清楚之前就离开了。多瑞安因为他对此感到庆幸而感到烦躁。

鲁比看了约翰一眼之后就被约翰赶走了。走之前,他说:“你知道,你是能够喝醉的,如果你想的话。”

多瑞安不知道该先问哪个问题,但鲁比总是比约翰更加善于观察并且不可能不对观察到的现象发表言论。“为什么你觉得我想要那么做?”他问。

“你表现出来的,大概是。”鲁比说,“你看起来像是刚刚意识到你爱上你最好的朋友。”

那么多事情鲁比可以说,唯独这一件让多瑞安张口结舌;那么多时候鲁比并不在场或不加以注意,唯独这事他看到了。他明白多瑞安理解他没出口的弦内音并且想着:我就要因为这个被关闭了。

“哦,”鲁比说,“哦,我的意思是…你没有,你有吗?你有?因为这没什么问题,没有关系的。我们完全可以解决这事。我们能解决一些法律问题,如果你需要的话。”

多瑞安微笑着,想着鲁比可能有的几种回应,而这不是其中最好的。“我并没有爱上你,鲁比。”

然后,他需要让这个谎言更好看一点,他接着说:“我没和任何人坠入爱河。我只是需要充电。”

这话听上去并不可信,但它可以解释他在这漫长的一天中的种种行为。但不幸的是鲁比熟悉这套借口,或者说是这套更加人性化的说辞。这不是他能够接受的回答。

“好的,当然,”他说,“所以说,不是我。那是斯特尔探长?她确实是很聪敏,可以理解。也许是日久生情,你最近给予了很多关注。”

多瑞安并没有看到两者的关系,但是如果鲁比觉得他对于瓦莱丽有不恰当的感情,那他会和她说清楚的。以某种方式,抽个时间。他也许并是不经意这样说的,但是多瑞安听到了就会往心里去。也许鲁比不应该这样不经意。

“鲁比,”他说,尽可能地耐心,“我刚刚就告诉你了,我没爱上任何人。你今天怎么样?”

“哦,桑德拉,”鲁比说,“是桑德拉吗?我是说马尔多纳多队长?你有个好品味,而她又让你免于被送去太空站,所以这里就有一个很清晰的、相辅相成的互利关系。你有,额,有告诉过她吗?”

“不是马尔多纳多队长。”多瑞安说。

鲁比指着他,他意识到他犯了个错误。“所以说,你确实爱上了个谁!”鲁比嚷嚷道,“得了吧,你可以和我说的。我会保密的,好吧,不是指对你也保密。但是你已经知道了,所以这就不是个问题了。你和谁…等等,你是对其感到有性冲动还只是单纯地渴望着?这两者有着至关重要的差别。”

“不,”多瑞安说,“我并没有。”

“哦,”鲁比说,好像他突然弄懂了所有事,“她已经知道了。你在玩暧昧的把戏。激动人心。约翰知道吗?他是不是在我之前就知道了?我是说你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比和其他人都长,所以我猜这说得通…”

他住嘴了,而多瑞安什么也做不了。他不能阻止鲁比停止作出任何他打算作出的

推论。就算重来一遍,他也不知道他能怎么避开这一切。

“多瑞安。”鲁比说,“你把约翰当做…你最好的朋友嘛?”

“我将他视为搭档,”多瑞安说,他希望自己能够说:我不想谈论这些,约翰就会

这么说。“因为他就是。”

“然后,”鲁比说,像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要问,“有任何禁止和自己的搭档

约会的规矩吗?”

“即使有也不会有任何关系,”多瑞安说,“约翰对于和一个智能机器人约会一无

所知也毫无兴趣。假若你不向他提及任何关于这类的…猜想。”

“好的,当然,我的嘴被封得死死的,”鲁比告诉他,“尽管这对于他可能不算是个惊喜。他挺擅长读取人际关系类信息的。不是说他会搭理它们,给你提个醒,

但是我理解的,他可以很有…吸引力。”

“我需要去充电。”多瑞安说,这是他这对话中最后的那根稻草,他不想这对话继

续下去了。“有个愉快的晚上,鲁比。”

第二天早上,他发现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一堆文章,所有都来自鲁比,而且他们的

标题都像是“为什么最好的朋友会成为最糟糕的爱人”、“如何从与你最好的朋友

的爱河中上岸”以及“友情就是爱情带上理解”。多瑞安阅读了每一篇文章之后发

给鲁比一个很有礼貌的感谢。鲁比正确将其理解为多瑞安不想要讨论这事,也就

在剩下的一天中放过了他。

他是唯一的一个,但是多瑞安发现他花费了几小时来搜索更多类似的文章。并不

是因为他觉得他不应该对约翰有任何感觉,只是因为他对于:假若一个仿生人开

始为自己期盼些,那会发生什么而感到困惑。他搜索那些文章因为鲁比对待这问

题像是在处理一个人类之间的问题。多瑞安开始思考他也许需要一个人类之间的

解决方案。

离午饭还有十分钟的时候,他还没预料到约翰会踏着重重的步子从桑德拉的办公

室走出来然后对整个大厅宣称:“这是你的错。“

多瑞安知道这话是针对他的,不管约翰名义上是在对谁发话。“怎么算,”他说,

“这都是你的错。然后你却指责我,因为你把权宜之计与道德准则混为一谈。”

约翰盯着他,这倒不是新鲜事,但是他等待着直到他回到他的工位才纠正他(多

瑞安之前的说辞),“我圣诞节那天休假,”他说。他并没有耳语,但也没有对

整个大厅宣布这事。第四区至少三分之一的人都会在圣诞节工作。可多瑞安

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个可以被称之为课余生活的日程表,不关乎宗教信仰。

“恭喜,”他说,尽管他知道接下来迎接会发生什么。

“还有圣诞前夜,”约翰嘟囔着。

“如此一件苦差事,”多瑞安对他说,“真心的。”

“很显然,”约翰说,再次盯着他,“有人告诉桑德拉说她在我的感恩节计划这事

上被误导了。”

“真的,”多瑞安说,“我很好奇为什么她认为给你另外一个节日休假会有不同的

结果。”

“她已经给我妈打电话了。”约翰说。

“啊,好疼。”瓦莱丽说。她在约翰转过去看向她时做了个怪相。“我不知道她们

之间有过言语交流。”

“她们没有,”约翰说,“她一定是留了留言。我不知道。我真的在忙于安排这些

需要我全力以赴的灾难计划。”

“你可以租辆车或者呆在旅店,”瓦莱丽说,“但除此之外你仍旧可以有一个假期。

和她吃个晚饭,开几瓶红酒然后道圣诞快乐。也许比在市中心发动一场暴动容易。”

“或许可以更混乱,”约翰嘟嘟囔囔地说 ,坐了回去。“她的现任公公和他们住在

一起。有时他会觉得我是她的丈夫,而且我和你说,那是个真正的威胁。”瓦莱

丽的表情也许可以解读为同情,“你应该带着个人一起,”她说,“当有客人的时

候,家庭也许会表现得好点或者被分散一下注意力。两个有时候都会发生。”

“哦,我带着某人回去。”约翰说。他冲着他的屏幕皱眉,眼睛扫视而过,看起来

就像是他在读些什么。但是当他扫的最后时他会重新回到第一行而屏幕上的文字并没有换页。“能言善道的仿生机器人会是我的约会对象。这样也就省了桑德

拉再费事监视我,如果他能够交回去一份报告。”

这听起来是个笑话。多瑞安将其视为玩笑知道瓦莱丽说:“你要带着多瑞安回

家过圣诞节?”然后约翰点点头。

“啊哈,我被他迷住了,”他说,再次看向显示屏上的第一行。他要么在认真阅读

要么没有。“你知道吗?他整个感恩节都在工作。幸运的混蛋。”

这根本说不通,但是瓦莱丽没有试图说清楚多瑞安肯定她想要表达的意思。“听

起来他整个圣诞夜也都会在工作呢。”她一边说一边露出了个微笑,多瑞安抓住

了她的视线,她点点头。这看起来就像是个指示,有着什么意思。但是这超过了

他的认知,他不知道那背后到底是什么意思。

“如果我要受罪,那他也要。”约翰说。“你锁住帕斯卡尔的问话的访问权了嘛?

我进不去。”

“AR有提及他们在尝试鉴定里边的背景噪音,”瓦莱丽说,“他们也许等会能搞定。”

约翰不满地低声埋怨,但他并没有呼叫去催他们。他站起来然后说:“我要去看

看他们干得怎么样了。没人能在我离开的时候制定新年计划。”

多瑞安等到他离开之后说:“你想要在圣诞节的时候和他去见见他的家庭吗?我

想你的陪伴比我的更合适。”

瓦莱丽只是笑着说。“不,我不合适。”她看上去并不为此苦恼。“我希望我知道

他只是在说你的假日时间也被分配给他了。”

“也许他期待着身处危险境地,”多瑞安说。约翰的工作量一直都很大但倒也不是

不理智。多瑞安也不认为这事的风险会比其他的更大,但其他事件的风险值一向

蛮高的。如果约翰过去曾经展现过小心谨慎的倾向,这个要求也许不会这么奇怪。

“当然,”瓦莱丽说,“来自他母亲的危险。”

“他们相处地不好?”他也许应该问约翰,由于礼貌或是其他什么的。但是他不觉得约翰会乐意对他公开这个信息。

“我不认为她希望她的孩子处于像我父母给与的那般压力之下。”瓦莱丽说,“但

只是起因不一样罢了。”

保罗探长加入了他们,对话唐突地结束了。他和瓦莱丽看起来要找个地方吃午饭,

但是他么没说明地点与原因而多瑞安也没有理由开口问询。他们在约翰回来的时

候离开了。

关于节日的事在那晚之前没再被提及。当约翰在多瑞安能够打开实验室大门之前

伸手关上了它。“嗨,”他说。

他已经得到了多瑞安的注意。看起来他不需要一个回应,所以多瑞安等待着。

“圣诞节。”约翰说。“你不是必须得来。我刚刚意识到,但如果你不想要工作…”

“我喜欢工作,”多瑞安说,约翰也许会觉得他要是不依旧俗或者不顺从上级会很

有趣,但是他没有说任何相关的东西。“我就是这样被制造的。”

“你也同样被制造于挡在自动火力前边,”约翰说,“然后我也没见着你有多期待

着那事发生。”

多瑞安安于承认这点。

“你看,总而言之,”约翰和他说:“如果你想来,就来。”

多瑞安记得每一次约翰询问“准备好了?”或者“来吗?”而不是说“做这个”或者

“过来”。约翰反对仿生人,但是他会用一种不会对其他机型展现除了的漫不经心的方式表达关切。但刚刚那是他做过的最为直接明确的一个决定于多瑞安意见的决定。

““我希望你不会错误理解这事,”多瑞安说。他小心谨慎,因为它也许会是一个问题,而且这个问题会引起约翰的注意并且会让他们再无今日的关系。“但是我想要去。”

(第一章结束)

评论
热度(9)

© 山羊不吃银线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