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是场电影,那么就该淡入。#Live long & prosper.#Bigger on the inside.

谈个恋爱_作家和首饰设计师

 @鸡汤面 大大,生日快乐!!

再多说一句,可以把《谈个恋爱》当做一个系列,因为有一些很神奇的安排。关于也许第二章的au设定会和第一章不一样。但这些都没关系,大家喜欢的话,就看下去吧。

而且,今天写完的太晚了,而且我想着最好生日当天送礼物嘛,就没去麻烦Beta。

Enjoy yourself.

1.1、作家和首饰设计师

如果你发现你的形象被别人写进了小说,还是主要人物之一,你会怎么办?找到那个作家并与其理论这类行为背后的道德问题,也许还可以顺便讹上一笔钱财;装作自己并不知道书中所写即是自己,但也不会再多看一眼这位作者的其他出版物;和同学炫耀自己被写进了书里,然后兴致勃勃地高兴上两三天。但不论怎样,我相信和那位剽窃自己形象的作者在床单上滚上几滚绝对不是备选方案之一。

“长及肩头的漆黑卷发也许写在纸面上只能带给你一个略微婉约的女性形象,但等你真的见到我正在竭尽全力所描写的人,你会被他吸引。”奇力最开始坚信自己绝对不是这位作者,巴尔德,笔下描写的“卡萨诺瓦”,他没有吸引一位与自己出身完全不符的富家小姐,更没有跟着其他十几个身处社会底层,但也确实有点能耐的小混蛋们到处瞎晃荡,美名其曰为冒险。但自己的确是一名首饰设计师,也就是书中布莱尔想要干的活计。奇力也确实经常在自己铺子对面的咖啡店里边摸鱼或者干活,画画设计草图之类的。奇力将整个人尽可能地缩进咖啡店的软皮座椅里面,甚至将两条腿都蜷在胸前,脚踩在椅面边缘,不出意料地发现值班的收银员小姐正冲着自己恶狠狠地皱起眉头,管他呢,奇力微笑着看回去,然后视线再转移到收银员小姐身后的架子上。奇力的手仍放在上周买回来的畅销小说上,食指和中指有节奏地敲打着硬皮封面,就在标明作者的那地方。巴尔德,你到底是谁?奇力还没有看完整本小说,但他已经发现自己和布莱尔的诸多相似之处。布莱尔和自己去咖啡店的时间都差不多,长相也差不多等等(是的,奇力知道自己长得挺好看的)。而且就在昨天晚上,奇力有些惊恐地发现:布莱尔的童年和自己的人生经历有很多相似之处,有个被年幼的自己视为人生理想的舅舅(布莱尔的是叔叔),但自己的舅舅并不是首饰设计师,他是个铁匠,做武器的那种。哦,布莱尔的母亲也挺剽悍的。

也许这些相似点只是巧合,你懂得,天杀的巧合。但奇力就是有一种隐隐的认知,回旋在后脑勺那块,这个布莱尔的原型就是自己。

既然自己的形象被写进了书里,而且关于咖啡馆的部分,布莱尔和自己的习惯一模一样,那么也许这位巴尔德先生或小姐也是这个咖啡厅的常客,没准就是正坐在这个咖啡店的某位陌生人。哦,奇力相信自己的朋友们,他们没一个能够做到写出一本畅销小说却不颠儿过来大肆炫耀的。奇力看着正坐在咖啡店里边的寥寥数人。门口的那人看着就像是过来蹭网看直播的,多半是拖延症患者,写不了小说。他后边那人的金毛还不错,但应该不是巴尔德。话说,哪个家长会给自己的孩子起名字叫巴尔德,那号人物可是被自己的兄弟害死了,虽说是在洛基的教唆下。咖啡店里边还有一桌子姑娘,她们好像整天都挺闲的,人生中大概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新发型和指甲油了。恩,应该就是缩在角落里的那位了,奇力暗搓搓地给自己点赞。奇力将腿从椅子上放了下去,站起来向着那人走过去,琢磨着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

我要上了。

打了个脸。

那还能是谁啊,奇力想要掀桌了,这不科学,这世界不科学,那人怎么能是出来逃课的?为什么那人不是写小说的!注意形象,注意形象,那个还挺可爱的金毛好像要走过了。

奇力深深吸入一口气,平复一下正在咆哮的内心,要是等会一激动把布莱尔那堆破事抖出去的话会把那位可爱的金毛吓跑的。奇力其实大概几周前就注意到这位可爱的金毛了,因为虽说很多恋爱向文学作品中的男主角总是金发碧眼,但是像这位金毛先生这样,头发的颜色如此接近阳光真的很少见。现在距离奇力还有最多六步距离的人拥有一头金色麦穗一样颜色的头发,比纯正的金色再偏棕一些,但只是让那个人更加温暖,没什么坏处。他总是坐在奇力前面,所以奇力一般也只是盯着那头金发然后展开想象。奇力店里几款广受好评的首饰也都是在这股想象力中诞生。这样做出来的首饰会不会也能带上点他那抹阳光的味道?奇力曾经手舞足蹈地和他的损友们形容那头金发和那位可爱的人(虽然两人顶多是擦肩而过了几回),但语言终究是抵不过现实这般色彩斑斓,每一个形容词都总是差那么一点力度。

“嗨。”金发的男人双手捧着一杯奶啡,或者是拿铁?奇力一时有些拿不准,因为那人正微收下颌冲着奇力微笑。为什么能有人将红色格子衬衫和牛仔裤穿得这么好看?

“嗨,我是说,嗨。”蠢死了。

“嗨。”我勒个去,他又笑了。“我是菲力。然后,恩?”

“我是奇力。咱们的名字,我的意思的,奇力和菲力,听起来挺像个兄弟或者其他什么的,不是吗?”蠢到忍受不了了,自己为什么要打断他的话?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真是有意思。所以,兄弟,我能和你坐一桌吗?我知道我现在说这个听突兀的,但是你知道,整个咖啡店在这个店挺冷清的,然后我又觉得自己一个人坐在前边,挺奇怪的。我也说不准,但你知道的,就是觉得挺奇怪的。所以,我可以和你坐一桌吗?”金发人,菲力,说这话的时候不停地到处乱看,有时候会短暂地瞟一眼奇力。奇力倒也不是第一次被搭讪了,但也就这次奇力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奇力甚至在思考这到底算不算是一次搭讪,或许菲力只是单纯地想和自己坐在一桌而已。

“恩,当然,为什么不呢?”

之后的十几分钟都挺安静的,奇力躲在电脑后面画设计图,是个发圈,银色加上一些图腾类线条装饰。也许把这东西卡死了之后加根链子能当项链戴?不知道菲力会不会想要戴我做的或是设计的东西。奇力开始不自觉地咬指甲。菲力以什么谋生?菲力会喜欢什么样的首饰?菲力戴首饰吗?奇力越过电脑屏幕顶端偷偷看过去。看到菲力正在低头在一张纸上写着什么,圆珠笔和纸面接触,带出一长串话语。

奇力发誓自己不是故意去读那些文字的,但是他不能控制自己的视线顺着一缕金发向下移动,那缕头发最后搭在纸上,成了不乖顺的一根长长的呆毛。“他好像就要把自己埋进电脑里边一样,将自己和周边的世界分离开来,完全沉浸到设计和首饰的世界。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也许不仅仅是羡慕。‘布莱尔’我在心底轻声呼唤,期盼着他能够接受到这并不是通过震动传播的声响。”

等等等等,布莱尔?!

“你是巴尔德!”奇力刚刚说完这话就开始后悔自己的声调太高或是语气太硬,因为菲力在听到巴尔德这个名字的时候很明显愣住了,虽然只有短暂的几秒。

好了,你搞砸了。

“我真的很抱歉,”菲力将圆珠笔扔到桌子上,手指插进头发中尴尬地揉了揉。他抬起头,看向奇力的眼睛。菲力整个人都是僵住的,甚至有些手足无措。“我真的很抱歉,我不是因为想要更好地观察你或者其他什么和我的书有关系的事才坐过来的。我是真的挺想过来和你坐一桌的,就是,就是……”菲力在说话的时候再次将圆珠笔从桌子上拿了起来,在指尖转着笔。

“你在你已经出版的畅销小说和你正在写的续集中描写了我,还是个主要角色。然而你现在却在纠结我错解你坐过来的目的?”奇力将电脑屏幕合上,胳膊压在电脑上,身子向前探。

“哦,啊!”圆珠笔啪的一声从无名指和中指间掉到了地上。“抱歉,我刚刚满脑子都是你会把我当做一个为了写书才坐过来的变态。”

“布莱尔。”

“那个啊,你介意吗?”菲力咬了咬下唇。“我是说,其实蛮多作家都这样的,把每天遇到的有意思或者有吸引力的人写进书里。只不过我把你写成了主角之一而已,因为我觉得,恩,这个不重要啦。我其实只是用了你的形象和关于什么时候去咖啡厅啊这些事情,毕竟我只在咖啡厅里边见过你。哦哦,我知道了。是我给人物编造的其他设定不太对或者太过分了吗?真的很抱歉,而且如果你介意的话,我可以对布莱尔进行修改。真的,很抱歉。”

“你是觉得我特别有意思还是有吸引力。”

“有吸引力。其实是两个都有。”

“想出去走走吗?喝一杯或者去个公园,看个电影?”

 

1.2(番外篇)

“所以你选择了去看电影,顺路逛逛公园,而不是喝一杯?”

“我是个作家,记得吗?”

“哦,他们居然还说‘浪漫已死’。”

“这和浪漫有什么关系?”

“那喝一杯和作家又有什么关系?而且这对于我那帮狐朋狗友,这已经算是浪漫了。”

“哦。啊,对了,关于布莱尔的那些设定,你真的觉得没关系吗?”

“恩?你是指童年啊,母亲啊,职业设定这类的吗?我必须要说,亲爱的,它们都是我的亲身经历,几乎一摸一样。”

“啥?”

菲力侧过头去看奇力。奇力比菲力要高半个脑袋,所以菲力需要微微仰着头。奇力长得真的很好看,书中的布莱尔是那是一行人中最好看的那个,甚至光靠着皮囊就勾搭了一位原因资金支持整个冒险的富家小姐。而菲力在描写布莱尔的时候没有一丝一毫的夸张,这个人就是这么好看。现在的奇力放松地一边说话一边两只手一起比划,整个人散发着舒适闲散的气息。那些有些卷的半长的头发随着双手的每一次挥动而前后或左右摆动,划过脸颊。菲力看着奇力的侧脸,感受着那边打过来的阳光。菲力伸出手将一直在脸颊前后晃动的碎发别过耳后,却发现那些头发并没有长到可以老老实实地呆在那里,不出几秒中,他们就会再次滑下来。奇力伸出手将菲力正放在耳后的手握住,稍微使点力度将菲力拉近一些。“我有没有告诉你,耳后是敏感部位?”奇力低声说道。

“恩,抱歉,能暂停一会吗?让我把这段记下来。”

“我猜这是有个作家男朋友的弊端之一?”

奇力没有得到他的回复,因为菲力正叼着一支笔,从兜里掏出了一沓子小纸片,企图从中找到一张空白的。奇力帮着把圆珠笔从菲力嘴里拿了出来,又接过写了字的纸片,将圆珠笔还给菲力。菲力坐在公园的长凳上,匆匆忙忙地写下刚刚的场景。奇力站在边上,先开始还尝试着辨认菲力已经飞起来的连笔字,后来觉得那实在是看不懂,就转而研究手里拿着的纸片。“我在猜想他眼眸的颜色,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变态?但我想是咖啡色的或者是那种很透彻的黑。这样说有些奇怪,但大概也就是这样吧。”“他将腿也收到了凳子里,将自己团成了一个球,努力更紧得和那软皮座椅贴合。”“他刚刚环视了一圈咖啡店,然后向着最里边的那个书呆走过去了,他要干什么?搭讪吗?还是两人认识?”奇力翻过一张张纸片,后面看得越来越快,有些甚至只是扫过了前两行。但毋庸置疑的是这些语段中大部分都是关于自己的。

啊哈!

“你到底写了多少关于我的语段?”

菲力大概是奋笔疾书完了,正在最后看一遍。听到这话之后很自然地回了一句“多到能出一本书了。”说完,菲力就感到热量往脸上涌。他刚刚都说了什么?不不不,我能把刚刚的八个字收回来吗?奇力,你什么都没有听到对不对?

“不要出成书哟,只给我看就好了。”奇力一点点地往菲力身上靠,嘴角咧得都要笑裂了。这个人是怎么做到能笑得这么甜?菲力感觉有些晕乎乎的,手搭上奇力的脖颈,将整个人往过带。

唇瓣相接。

评论(5)
热度(17)

© 山羊不吃银线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