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是场电影,那么就该淡入。#Live long & prosper.#Bigger on the inside.

Forever

BGM:《Forever》http://music.163.com/#/m/song?id=1935810

Enjoy yourself.

菲力站在黑暗中,躲进了阴影里。他现在是孤山之王。索林和奇力都死在了最后的大战里,菲力亲手将他们送进了大山。皱起眉,菲力顺着墙角坐在了地板上。石板总是带着凉气,凉飕飕的寒气顺着菲力的脊梁往上窜。不过这倒也没什么,菲力习惯冰冷。或者说是冬季已然过早地降临,再多些寒冷倒也无妨。

奇力死了。

大战中矮人胜利了,在半兽人的尸体之上,菲力被选为王。当然,大战中死去的还有矮人、精灵和人类,但更多的是半兽人。还有奇力,菲力将右手半握成拳,再缓缓松开。

他带领着都灵的子孙,索林的子民,重建了埃尔波尔。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日子一天天地安定下来,近日已鲜少有人急匆匆地冲过来说着要命的突发事件或紧急情况。菲力不再一天赶一天地过日子,所以他才得以孤身缩进阴影,没人能够注意到的地方,回忆和悼念。

菲力回忆着他还能想起来的日子,那些本来属于着两个人的记忆。他想到了蓝山后山腰的一片绿地。厚厚的草坪和一块凸出来的大石头。连青年都算不上的两个孩子总是跑到那里去耍。说是两个人过去玩,更多的时候倒是菲力倚着那块石头看着奇力在草坪里打滚。奇力是两个人里更活分的那个,打小就喜欢天上地下地蹿。

埃尔博尔鲜少有大片的草地,有的都是石头和矿。矿和石头总是不开心的,厚草坪才能带来欢笑。菲力突然想到小时候的自己总是担心奇力那个大大的笑容会不会让他的脸从中间断掉。奇力永远都在笑,可自己现在没有奇力了,连草坪也没有,有的都是不开心的石头。

“那就去地下酒窖,麦酒起码能让你暖和点。”

菲力撑着墙站起来,眼睛睁得大大的,四处寻找着声音的来源。他将索林和奇力送进了大山,但刚刚的那是奇力!那肯定是他弟弟的声音!奇力的声音混在了风的声音里,他必须追上去。菲力迈开步子去追冬天带着灰尘味道的风。

他跟着风下到地窖,穿过存储工具的屋子,走到了酒窖。路上,经过他的人向他弯腰致意,但菲力没有时间回,只是转向他们点了点头,脚下没有停步。他必须跟上那个声音,那是他的弟弟,那是奇力!

“看,麦酒肯定能让你暖和起来的。”菲力看见奇力站在两个木桶之间,一手扶着桶,一手抓着头发。“咱们在蓝山的时候一直没能弄个地窖出来的,现在都有了嘛。”

菲力没能回答,只是大口喘着气。

“你不需要跑那么急的,我就在这里,我会等你的。”

你会吗?一直等着我?

“我永远在这里,我现在就在风中的尘埃里。”

不,我不明白。什么叫你在尘埃里?我将你送进了大山,大山中躺着先人和舅舅,还有你。别,别走。

但是风停了,或者是离开了,带着奇力。

 

菲力再次见到奇力是在几年后的夏天。那天菲力站在寝室的阳台上,看着夜空。他从没好好学习过星星,对星座感兴趣的是奇力。有着柔软头发的小孩子总是因为这个被自己的哥哥嘲笑是小娘炮。奇力倒也没生气,照样着迷地盯着夜空,用手比划着给菲力讲每个星座背后的传说。

新上位的皇后想要杀掉前任的子嗣,就将煮熟的种子发给子民造成饥荒再造谣说只有杀了前任皇后留下的王子才能平复饥荒。国王听信了皇后的话,但就在王子被送上祭坛的那一刻,一只金山羊过来救走了王子。山羊是王子已逝的母亲祈求天使派下来的。

当时奇力念叨的那些拗口的星座名字,菲力就没往心里去,自然也就不知道。但那些传说,他倒是都有个大概的印象。不过那位王子到底叫什么?菲力有印象说奇力当时还觉得那名字不错。

“弗利克索斯,那位王子的名字是弗利克索斯。”奇力出现在菲力身边,并排站着,双手搭在栏杆上,身子向前探出去。“那三星象征着勇敢、叛逆、挑战还有智慧。”

“这些日子,你都去哪了?”菲力控制着自己不要看向奇力。如果只是自己的一个想象呢?

“我去了北方。”奇力这样说着。“我去找了北方的星星,就是那边的那几颗。”菲力顺着奇力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有几颗星星比周边的群星要亮。

“那几颗星星不在一个星座内,倒是交情不错。他们看我是矮人,就和我说他们听说过一对矮人兄弟。我那时候还以为他们说的是咱俩,但好像不是。”奇力自顾自地说着,语速又快又急。菲力则是盯着他的弟弟。奇力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这就是奇力,他亲爱的奇力。

“菲力,呼吸。呼气、吸气。”菲力感到奇力摸着自己的脸颊,这才发现刚刚屏住了呼吸。“我才是咱们中间不需要呼吸的那个。”奇力还在说这话,但是菲力已经听不太真切。他现在好像只剩下视觉,只能看到奇力。

他在这里他在这里奇力就在这里。

菲力尝试着伸出手去触碰奇力,居然真的碰到了奇力冰凉的脸颊。他将那人往自己这边带,抚着脸,凑过去吻上那张唇瓣。唇瓣还是一样的柔软,却一片冰凉,在夏季的夜空中格外明显。一切都是如此的冰凉。菲力听见了葬礼上矮人演奏的冥曲。

“下一次,我会在树林里。穿过树枝的秋风在呼唤我。”

“不要急,我会等着你,一直一直等着你。”奇力擦干菲力脸上的泪水,缓缓地开口,郑重地像在宣誓。

奇力又离开了,走之前再次留下一个吻,却没有拥抱。

 

菲力去了森林。他与一位温柔的矮人姑娘留下了子嗣,在晚年将王位传了出去,然后他启程去到密林。

他在密林中徘徊,从春季等到秋季,在树木间呼唤着奇力。

“你在找你的兄弟?”菲力在湖边遇到了瑟兰迪尔。说是遇到,倒不如说是瑟兰迪尔在湖边等着菲力。

“恩,您见过奇力的。他说树枝间的秋风在呼唤他。”

“是的,你会遇到你弟弟的。”

“但您为何会知晓?”

“因为我便是森林,森林与我本是一体。这些树有时候会很聒噪,他们知晓得太多却又不愿意把那些话埋在根部。”

菲力没有吱声,他知道瑟兰迪尔还有话要说。毕竟就像他自己说的,森林总是还有话要说。

“精灵或是矮人的古迹上都有记载亡灵的存在。总有些先离开的生命放不下生前在意的种种。过重的执念会领着他们去寻找那些眷念的东西。有的亡灵在漫长的旅途中遗忘了原本的初心,而有些,像是你的舅舅,倒是找到了自己最后的归宿。”

“舅舅?”

“来自夏尔的霍比特人,比尔博·巴金斯。”

“放心,奇力回来找你的,毕竟他已经等了你这么久,你也等了他蛮多日子。”

 

之后菲力找到了奇力还是奇力找到了菲力,或者菲力就这么找了奇力余生,后人不能知晓,书上记载的只有这么多。但要是去问密林的任何一棵树,任何一颗,他们都会告诉你,用缓慢的、颤颤巍巍的语调和你说:“他们得到了永远和彼此。”


评论(5)
热度(9)

© 山羊不吃银线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