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是场电影,那么就该淡入。#Live long & prosper.#Bigger on the inside.

随便聊聊20160517

我刚刚对完了生物联赛的答案,省队肯定没戏,一等奖多半也没戏,所以最后应该是市级二等奖。感觉也不是失望,只是挺遗憾的,毕竟学了这么久,没能得到一等奖,可是也没有感觉说很不开心或者很绝望。大概是之前一直在跟自己说自己有努力过。

不过,不管怎么样,终于结束了。

--- ---

刚刚那个是被母上拉去心理辅导的分界线,讨论结果大概是我太贪玩了,情绪起伏也太大了,这样子成绩很难再上一个层面,但是如果我的成绩不再上一个层面的话,我老跟自己较劲玩。

--- ---

好吧,其实生物竞赛没有得上一等奖还是有些不高兴的。

其实没得一等奖真的在我的预料之内,但是我还是摸摸觉得自己很牛逼,没准就能一等奖。好吧,我经常这么有病,脑子里的想法很多时候都是矛盾的。

哦,我貌似正式陷入了不高兴状态。

 

上个礼拜,下雨的那天,周六,那天心情很好,一边打着伞一边不想打伞,在学校旁边的车站等公交车,看到旁边报摊的女人拿个小盆将报摊前的积水乘出来再泼到旁边的人行道上。等车的时候我就一直看着她盛水泼水盛水泼水,突然想到了《女人三十》里为了便宜几块钱而在鱼摊前把活鱼一下摔死的桥段。

感觉这些才是生活。

倒也不是说我之前和现在以及之后的学习生涯不是生活,只是我一直都不能在其中找到等车时那几分钟的平静。

看着女人从报停里探出半个身子,不太道德地将报摊前的积水泼到人行道上,那几分钟里,我感觉自己一场的安静。

Silence, but not still.

 

其实我也知道自己一直不能踏踏实实地坐在那里学习,总是想要去别的地方玩。母上说这是因为我没有目标,没有一个信念或者一个坚定的支撑,确实没有。但我觉得我也许只是,一直都只是,单纯地贪玩而已。学习总是要比写文、刷微博、看LOF、看电影要枯燥无聊得多。可是我又总是隐隐觉得“是时候真正地学习”了,这种感觉很要命,因为这么念头会带来很多很多的负罪感。

干脆就去学习得了,或者它就是这么简单。

但为什么我总是不能做到呢?大概只是玩要比学习远远有意思吧。

 

我也时常觉得,我这么有病,干啥啊?

不知道啊。

 

但其实努力去做一件事情的感觉很好,之前几天还在说自己懂得了结局不重要,现在却依旧心里不太舒服,但是道理就是那样的道理,也是真的觉得自己明白了,大概过了这阵子就好了。

有时候很难说自己到底有没有足够努力,没达到最后的目标就总会去反省到底哪里做的不好,然后就发现自己心情不好、很纠结到底要不要继续学、做科创、最后临考试了没动力了、觉得自己很努力一周了这个晚上就干脆不要学了,这样的事情来来回回,其实也没有百分百努力吧。

不过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也算是做到了自己当时能够做到的努力了?

想这些事情貌似也没啥太大用。

 

作为一个隐藏的BOSS级傲娇(你们大概也就能看到我承认这么一次,该截图的赶快截图吧),在现实生活中(二次元还好),我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总是不一样的。我经常对其他人说“这么在意这玩意有个蛋用?”“他妈的这些有什么意义?”但其实当我这么说某件东西的时候,我内心一般都很在意这个东西。

当这个东西是所谓的分数或者成绩或者成就或者几几等奖的时候,就会导致一个被我称为:费力不讨好的倔强。正是因为这个倔强,你便需要再去支撑一个“满不在乎”的表象。

有时候挺累的,但是我抑制不住地要跟别人这么讲,因为我也是这么跟自己讲的,在自己很在意很在意的时候告诉自己这个玩意没有卵用。

其实也只是为了安慰自己而已。

 

啊,不高兴状态过去了。

其实我很珍惜生物竞赛的整个过程,虽然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个结果,也一点不喜欢那个过程,但是我确实是通过这个事情再次认识了自己,搞明白了自己到底想干什么,知道自己的情绪是有多不稳定而稳定的情绪又是多么重要。

但情绪很稳定的话,生活多无趣?也许不需要那么稳定,但肯定不能像我这么不稳定,是吧……

 

说到自己到底想干什么,大概是法医或者拍电影吧,这两个都很想做,很想做,从来没有过的欲望。哦,这话说起来好奇怪。

而且现在也很想百分百投入地去……学习?

 

我觉得还是傲娇模式比较舒坦,这样直白地说出来,我感觉想是没穿衣服一样,内衣和外套都没穿的那种。

 

才不管你们,你们人类一点也不可爱。


评论(15)
热度(2)

© 山羊不吃银线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