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是场电影,那么就该淡入。#Live long & prosper.#Bigger on the inside.

随便聊聊20160712

我现在车站等车,从学校走到车站的路上错过了两辆可以到我家的车,等了十五分钟了,也还没有我在等的959。倒是来了两辆308。车站里有四路车,308总是有很多辆,比958、959、736的车次都多,但也只有308不到我家。
人对于事情的看法大概真的是会跟着心情变得,之前一直觉得等会就等会呗,倒是无所谓的事情,只是今天就觉得很落寞。
心情不好的原因挺多条,数学考砸了,特别简单的卷子,每一道题都很会做,但应该是考了班里最差的;心情差也有原因是我缺觉,昨晚上两点多才睡,从晚上八点陪母上说话,说到第二天凌晨,也没写完作业,也没复习考试,想想上一次看数学还是在三天前…需要陪母亲说话是因为她和我爸爸的事情,也不知...

+

随便聊聊20160616

刚刚从教室的前门看到保洁阿姨蹲下去从地上撕起来了一张贴纸,第一次没有撕全,都已经站了起来,也只得蹲下去接着撕。不合身的蓝色工作服被拉直又再此皱巴巴地扭在了一起。
可能是早上咖啡因摄入有些过量,现在感觉心脏在邦邦地跳着,兴奋起来了,但现在也没有兴奋得理由。这个感觉挺奇妙的,莫名其妙地心跳加速,感觉一种扭曲的生命力在自己的身体里跳跃着。
我感觉我就要对这种感觉上瘾了,之前是因为睡眠过少,有过这样飘忽的经历。
不不不,我这次不是想说这个来着。
最近进了音乐剧的圈子,其实说是音乐剧还不太准确,其实现在还只是摇滚莫扎特,其他的音乐剧都没怎么接触,哦,因为flo所以找了找亚瑟王相关的视频,但亚瑟王还没有出官摄嘛。...

+

随便聊聊20160614

其实想说的挺多,但也不是很清楚自己到底想要说什么,不知道各位有没有过这种经历。

要不先说说,嗯,最近的墙头?我其实是个广吃安利,但真的吃进安利的不多,算到现在也就RTD, TOM HIDDLESTON, BEN AFFLECK, FLORENT MOTHE?最后两个是最近几天吃得安利,按照我吃安利的速度,最近墙头增加的数量大概是飞了起来。但也不好说,毕竟我总是会这阵子看谁谁顺眼,然后把这个人的资源都扒下来看看。不过也觉得吧,BEN和FLO是真的有些点很戳我。(换回了自带输入法,中文不能输入大写,捉急,就干脆换成英文一起大写了,请不要介意。)(算了,我还是直接叫大本和flo吧,麻烦死我了。)大...

+

随便(继续)聊聊20160517

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很喜欢思考到底人为什么活着,之前小学的时候也会思考人为什么要活着。

对于后一个问题,我一直找不到一个理由想不明白为什么人要活着,然后便觉得人活着没有任何意义,也就越来越觉得活着很没有意思。大概自己活着只是因为自己连自杀的勇气的都没有,这样的想法从小就有,现在也被我悄悄埋在脑子里,也不是很想忘掉。

但是慢慢地也觉得,存在应该就有意义,粒子和粒子总会碰撞,撞着撞着就出现了星球,然后粒子再继续撞,也许一两个星球也会撞,突然就有了水,突然就有了生命,突然就有了一切。而这一切既然存在便一定会有意义,一定就会找到自己当初出现的意义。

毕竟概率为零的事情就这么实实在在的发生了,谁也说...

+

随便聊聊20160517

我刚刚对完了生物联赛的答案,省队肯定没戏,一等奖多半也没戏,所以最后应该是市级二等奖。感觉也不是失望,只是挺遗憾的,毕竟学了这么久,没能得到一等奖,可是也没有感觉说很不开心或者很绝望。大概是之前一直在跟自己说自己有努力过。

不过,不管怎么样,终于结束了。

--- ---

刚刚那个是被母上拉去心理辅导的分界线,讨论结果大概是我太贪玩了,情绪起伏也太大了,这样子成绩很难再上一个层面,但是如果我的成绩不再上一个层面的话,我老跟自己较劲玩。

--- ---

好吧,其实生物竞赛没有得上一等奖还是有些不高兴的。

其实没得一等奖真的在我的预料之内,但是我还是摸摸觉得自己很牛逼...

+

随便聊聊20160503

现在的心情莫名挺轻松,但其实现在应该挺紧张的才对,因为前几天心情不好没看竞赛,科创的辅导教授终于看了论文,给了一堆建议,突然虽说是10号之前关网,但是6号之前就要上传所有资料,事情都挺紧的,今晚上大概大概早睡不了,毕竟为了弄科创,竞赛的东西都没看呢。
啊呀,突然发现好像有点忙不过来,但心情在连续低迷了三天之后,在今天的下午突然好起来了,所以现在意外地感觉很轻松。
好事情,对吧?
有时候真的很神奇,在很紧张的时候会突然放松下来,也可能是突然就觉得“这才多大点事啊,咬咬牙就过了!”(不管多大的事情,在某个瞬间都会觉得“这有啥啊”)
但貌似我在有这般“拿得起放得下”的气魄之前都要纠结很久,纠结还要不要继续做...

+

随便聊聊20160414

今儿依旧是个稍微有些主题的“随便聊聊”,因为最近几天经历了一些事情。

大概我没有在LOF上说过,但是确实在  QQ上面嚎过。除开生物竞赛,明天就要预赛了,我现在却根本看不进去书,而我真的需要去看书,这个等下再说,等我写完这个我也就要去接着看书了。

我发现写这个东西能够让我超好地集中注意力。

除开生物竞赛呢,我还有个科技创新的项目,主要做得是完全变态昆虫截止后再生与进化的关系。是个超级酷的项目,对吧。

其实这个项目最开始是另外两个男生做得,我则是因为发现我当时想去的专业需要自招名额。(我后来还是回到了,所谓的,最初的…梦想?最初的未来计划。)为了有一个自招名额,当时啥也不知道的...

+

随便聊聊20160328

其实说是随便聊聊,但这次还挺目的明确的,说说刚刚做完的科创和0416的生物竞赛初赛以及5月的联赛。
好叭,这是个在自己忍不住开始担忧的时候写的东西,给自己找些理由,下下定心丸。
说起来,很讨厌自己这种动不动就担忧之后的性子,很多时候都是在内心糊自己一巴掌,想着:担忧个屁啊,有这个功夫还不赶快多看两眼书。但糊完了一巴掌之后也就还是怂了吧唧地继续去担忧。
其实每次开始担忧这个担忧那个的原因也都是自己作死,贪玩了一天半天,然后就觉得之后再怎么努力也没有用了,来不及了。
总之就是…怂逼的要命,烂泥扶不上墙啊…
还是说科创吧。
科创最开始是一笔糊涂账,两个科实的男生在那里拖延症,然后我进组,一个人开始从头折腾实验假...

+

随便聊聊20160323

现在手机正随机到Tribes的Dancehall,随手翻出来Blue Hamilton的Runway,不妨就把这两首当作BGM,可以搜搜听下,一边听一边听我随便说说,当作几分钟的插曲好了。


刚刚锻炼完,坐在更衣间里,等着脸不再那么红得吓人。
说起来奇怪,不仅仅是锻炼,只要做什么事情特别专心就会脸红。这个事情再加上一着急就会流眼泪,大概是人体的终极奥义(。


我一直觉得运动,比如说跑圈,的时候,内心的小剧场都特有趣。跑最初一两圈的时候,还没啥感觉,一般都在想着耳机里下一句穿出来的歌词是哪一句。但等跑到第四五圈的时候,就开始觉得“这个世界恨我”了。作为这个星球上迄今发现的最为自大的物种的一员,我的...

+

© 山羊不吃银线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