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是场电影,那么就该淡入。#Live long & prosper.#Bigger on the inside.

胡言乱语的表白和回忆

完整版

我已经自问了好几天,我到底为什么如此喜欢泽西。

我给不出一个准确的答案。

****

“(我)哭都哭不出来,撕心裂肺地难过,感觉心脏就跟一个被冻住了的金属球一样,一加热,就咔嚓咔嚓地往外裂。”

我第一次接触《Jersey Boys》是在高三那阵子,看的电影版。当时会看这部电影真的是因为不想学习,而下载完才发现没字幕,而百度云上配的字幕时间轴都错位了,我就干脆关掉了字幕。一来二去,我当时看得极其潦草,但就算是这样,我还是喜欢上了这部音乐剧。

但仅仅是喜欢上了而已,远不到热爱的地步。

当时有一部算得上热爱的音乐剧,那部剧的中文译名让人难以理解,摸不着头脑,好端端的《Hedwig & The Angry Inch》竟然给翻译成了《摇滚芭比》。天地良心,这部音乐剧跟芭比娃娃没有一丁点关系。

高三那一年,我从头到尾都疯狂地刷这部音乐剧,甚至花钱买下了NPH版的偷录DVD,对,就是那种观众偷录,之后自己灌成碟,再买个好几百的玩意,怎么看都是在骗钱。但我一丁点都不觉得亏,淘宝上看见的时候,二话不说,直接拍下了。

但Hedwig不用多说,想必是来不了我国巡演的,所以我顶多也就是看看偷录了,可是泽西就不是这么一回事儿了。

我记得很清楚,我是在被窝里看完的电影后半截,就是从Tommy被追债那段开始,看到大家最后一起跳舞。我记得清楚是因为我没想到那晚上,我会需要把脑袋埋在枕头里哭。我从Francine去世开始哭,哭到最后四个人在路灯下打着响指唱歌,旁边演职员表一行行地刷过。 

****

刚刚作死播放了《EarthAngel》的原唱,The Penguins的那版。前奏的时候还喜滋滋地给泽西相关的评论点赞,结果却在第二句就输了。我伤心、难过,但又不是真的能够哭出来。我鲜少会在着急或者情绪崩溃之外的时候哭出眼泪来,却总会有那种已经在哭的感觉,就好像那些眼泪都堆在心口,把心脏压得动弹不得,我难过,却没有任何途径去宣泄,而且我也不想宣泄,那样我就不会再接着难过了,我想要继续难过。

这种难受是我现在仅存的,仍处于现在进行时的,与泽西相关的情感了,能明白吗?

我只想让我自己更难受一些。

现在想来,当Tommy在开头那里被拉到台侧,要被关进监狱的时候,他让大David演得狱警拉着他,而他倒退着走过去,同时唱着《Earth Angel》。我记得30号的第一场泽西里,他在最后唱着“I’m a fool in love.”的时候,我因为当时坐在第二排最左边,正好正对他,有一个瞬间,我感觉我对上了他的眼睛,能看到那种混小子泡妞的时候才会带上的那种温柔,就好像你在那个确定的瞬间里,是世界上唯一值得他关心的事情,紧接着他挑着嘴角笑了一下,伴着预警锁门的音效,不带一丝情面,干脆地扭头走下台,就好像是在告诉你,之前的那抹温柔全都是假的。我应该就是那时候彻底沦陷给安迪老师的。

而在我的泽西离开了之后,才意识到到底是哪个瞬间彻彻底底喜欢上某个人,某个角色;这种为时已晚的感觉实在是太苦涩,我想我今天晚上是不能继续写下去了。

****

《Jersey Boys》电影版里面,Francine葬礼的时候,Frankie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一个人站在墓地上,对着墓碑,安静地唱《My Eyes Adored You》,我记得我当时觉得JLY的声音听起来过于沉重。他像是一块好不容易被推到山顶上的大石头,在它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停在原地的时候,却被人踹了一脚,石头也没滚下去,它还呆在山顶上,却从中心裂开了,石头里边早就风化了,这一下外面的一层壳也碎了,渣滓就散了一地。

在一个刮着风的冬天的凌晨,我承受着自己给自己杜攥出来的升学压力,这样一种沉重的悲伤就是最后一根稻草了,我实在是绷不住了,先是一行眼泪,我还能勉强无视掉,但很快就是大颗大颗的泪水,我哭得稀里哗啦的,再到后来,电影里发生了什么,我看得云里雾里。但我还是记住了一句台词,就像是烙在了我脑子里一样,“But it took them four lifetimes to come here.”我爱死了four lifetimes这个说法,我当时就觉得这个说法太巧妙了,我甚至不知道要怎么说这句话好,它本身就是个很绝妙的比喻,是一个极其精妙的措辞。

我真的爱这个说法。

除开Francine的葬礼,另一个让我想哭的片段是最后的结尾,四个小伙子,穿着红色的西装,聚在路灯下,他们什么都没有,没有名声(暂且算是),没有金曲,甚至连吉他和贝司都没带着,他们只有他们四个,打着响指,就着昏暗的灯光,唱起来就要将他们四个推到风口浪尖的《Sherry》。

那个瞬间像是一个永恒,像是对“Chasingthe music, trying to get home.”的完美阐释。

我前些天还特地打开了电影,就是为了再去看一眼最后他们四个人站在一起,在屏幕左侧挤成一堆,一边打响指,一边唱《Sherry》。然后就在我拉进度条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哦不,我当时不是从黑屏中的四声响指才感到无法言表的感动的。

我感觉到那种被一个暖和而又有压迫感的气泡吞噬是在前面,是当他们再次在Wall Of Fame聚首,而四个人分别讲述完自己的故事,镜头拉远后,他们再次回到年轻时候的模样的时候。也许是因为2014年的CG技术还没有很发达,他们的灰发和皱纹都很蹩脚,让人极其出戏,所以我想,当时我或多或少是有为自己再不用看那个尴尬的形象而偷偷缓一口气的。当然,这个是说笑的话,当时肯定没有脑子想那么多,只是单纯因为他们四个再次以最初的模样,领取了最高的奖赏而感动。

他们值得这个,每一个人都是。

镜头拉过去, Bob依旧是那个中规中矩的样儿,Frankie唱歌的时候总在若有若无地皱眉,而Tommy呢,他坏笑的那个德行就没变过,最后走到Nick跟前,Nick却笑着扭头看向其他三个人。这就是他们四个,Four seasons, four lifetimes.

这仅仅是我对于电影的印象,真的挺不错的了,是不是?

但这都比不上现场,远远比不上这次《泽西男孩》巡演带给我的任何一丝感触。

****

我从朋友手机入了两张30号的票,就这么开始了我的泽西。

就在30号,我坐在第二排偏右,前边第一排好像是没人,视角很爽。

泽西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有这个正对着我的小姐姐特别好看,有着很饱满的苹果肌和大圆眼睛,整个人都散发着活力,穿着深蓝的背带裤,在舞台上扭着跨跳舞,很性感。我后来知道了那个小姐姐叫做Kate。因为这个,我打算先从Jerseys Girls开始说。

Jersey Girls

不行,我还是得从Andy开始说。

Tommy DeVito by Andrew Bryant

Tommy和Nick,还有另一个叫Nick。(我忍不住,必须要这么说……)他们三个人从幕后走出来的那一个瞬间,我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我想要那件夹克。”

我真的喜欢那件绿色的夹克,特别基本款,却又感觉哪里就很出挑,说不上来具体是哪一出,但就是顺眼。这点很像Andy。

抱歉,我收敛一些。

Tommy刚一张嘴说话,我就喜欢他,但其实从他一出场我就有预感我会喜欢这个角色。Tommy走路的姿势就是那种很典型的,碎催里的老大。他拽得要命,一只手插着兜,恨不得用肩膀带着腿走。这种人总会惹一身事儿,最后还是需要老大出来解决的那种。我一般对于这种角色都有一种想要虐待他们的喜爱……

这么说好过分……

大概就是想要让他们栽得特别惨,越惨越好,再写他们往上爬,然而并不能爬起来。

好了,更过分了。

“That’s oursong!”Tommy一手揣着兜,另一只手举起来,在空气里指指点点的,他说话的时候神气得很,带着一股极其自然的骄傲,或者可以说是不自知的自负,让你也不好去评价什么,但等到他说“We put Jersey on the map.”,我就必须使劲忍着才能不很宠溺地笑出来,我想要朝着他特别夸张地摇头。如果Tommy是跟我面对面地说这句话,我恐怕就要是这么一副表情,和他讲:“对,就你牛逼。”,但下一秒他却稍稍往后撤了半步,挑着嘴角说什么我是不会蹬鼻子上脸的。他笑得像是个刚刚偷摸做了件自认为贼厉害的恶作剧的坏小子,他眼睛里闪着那种等着你去夸他的光,一闪一闪地。

我当时就想:“好的,我喜欢你。”

紧接着,让我更喜欢他的就是,他唱着《Silhouettes》跑到舞台后面,Nick已经在等着他了,Nick朝着他晃晃身子,然后半蹲下去,举起手当作靶,而Tommy也顺势做好搏击的姿势,踩着音乐的点儿,出拳打向Nick掌心。

整个动作也就几秒,却让我希望它能够延长一个世纪。我特别喜欢这种小动作,充满了信任和玩乐,能够让人会心一笑,又实在是没什么深刻而又沉重的含义。这样的动作一般只发生在哥们之间。你能把性命都托付给他,但更多的时候就都是这种小打小闹。这种瞬间就像是一颗被忘在兜里的水果糖,当你隔了一年,再次穿起那件衣服的时候,突然就掏出来了块糖,你还要想一想这糖过期了没有,却总是会喜滋滋地吃掉。

第一次看的时候,开场里就是这两点让我特别喜欢,但我没想到,等到我不看泽西的时候,脑子里出现得更多的一句话却是Tommy先是开玩笑,后来又突然地严肃地说“It could happen. Itdid happen.”

这句话属于那种后劲很大的场景,能够在你的脑子里循环滚过一遍又一遍,直到你再也承受不住,开始特别想念他们了,才会稍微停一停。

我喜欢Andy对这句话的演绎,他前一句还是那种逗你玩玩的强调讲话,却在瞬间话锋就转冷了。他会半低下头,挑着眼睛瞪向观众,还会竖着食指指向观众,像是在警告其他人可要记清楚,这些成就,他们一个不落地都做到了。他说完这话又会再挑着嘴角笑一下,重新回到那个痞子样儿。

我不是很经常想起这整个场面,我坐在台左的频率稍微高一点,虽然我后来一直在盯Andy,但我真的喜欢台左,所以这一段我记忆中更清晰的是Tommy的侧脸,能够看到他说完“It did happen.”之后转过身,脸上还带着那种坏了吧唧的笑容,晃着肩膀,朝Nick屁颠屁颠儿地跑过去。

我总想起来的是Tommy的声音,先是一声轻到只剩下气的笑,带着嘲弄的鼻音,“It could happen.”先逗你玩一句,一两秒的安静之后就是一句严肃地“Itdid happen.”重重地加强在DID,然后就没了,而我每次想起来这句话之后,都会闭上眼睛,然后我想起来的场景一般都是第一幕的最后。

第一幕的最后不但是我最喜欢Tommy的场合,也毋庸置疑是整个泽西里面,我最喜欢的一幕。他欠下的债终于寻到头上,一个雪球顺着山坡往下越滚越快,他人站在悬崖边上,头顶上悬着的鞋掉了,他原本还是轻松地走上场中央的梯子,却看到Waxman正等着他。像是一只野兽,采取折中策略,想要逃走又想要进攻,所以就只是绷紧了身子。他朝着底下的Waxman抬起下巴,从眼底下看下去,大有一种“我倒是看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气势。Tommy像是一根铁棍子,拿起来冰冰凉,得多握上那么一会,才能觉得稍微温乎一点儿,但等到了这时候,铁棍子也已经因为掌心的汗水而开始往外散一股铁锈味儿了,还是不招人待见的。但铁棍子用得都已经顺手了,而且确实沉甸甸的,特别有手感,所以哪怕每次用它都一肚子怨言,还是总会用这棍子。

说讨厌他,也不是真的讨厌他,但绝对不喜欢他,想看他摔得狠狠地,想看他失败,想看他跌到谷底。

但他也永远是你哥们。

梯子上Tommy就站在那儿,没话也没动作,但整个台都是他的,他把整个气压都带得很低,所有人都等着看这个野兽到底是要进攻还是撤退,他却连牙都不呲一下,只是怒视下去。台上的人们随着《Walk Like A Man》聚到梯子前面,灯光越来越亮,鼓点越来越强,直到最后的几下,其他人都在逼近,形成一个包围圈,将野兽困在其中,特别是Chole的角色,她站在舞台的最前面,她会踩着最后一拍,跺一下脚,转过身子,也对着Tommy仰起头,干脆利落,“啪”的一声,棍子断了。

另一个让我每次想起来都心头一痒的瞬间是在《Beggin’》这首歌里。《Beggin’》这首歌是跟在Tommy勾搭了Frankie的妹子之后。就像Nick说的那样,这个行为真的出格了,会触犯任何人的底线。

让我每次都感觉心痒得像是被一颗犬牙不停地来回摩擦的瞬间是在Nick和Matt都转过去面向舞台左侧,只剩下Tommy一个人面朝前,Frankie会绕着他转一圈,Jonny的Frankie有时候会扭过头,全程瞪向他,绕着他走位,而我看的Luke场里,Frankie都是看都不看Tommy一眼,就好像他不存在。而Tommy呢,他直视前方,站得笔直。但如果仔细去看,他有时候下巴绷得紧紧的,使劲咬着牙;有时候却会磨牙;还有的时候他会用舌尖顶着下唇,那么缓慢而用力地滑过一圈,这个是最过分的。但不论怎样,那一个瞬间的Tommy就好像……

他让你想要把他攥在手心里,然后握紧拳头,看那些粘稠而又颜色艳丽的汁液从你的指缝间流出来,哩哩啦啦地淋过你手背上每一根绷起来的青筋,而他会一直硬撑着,当你弄疼他的时候,他会死命咬住牙,恨不得把后槽牙都要碎掉,却连一丝痛苦的表情都不愿意露给你。这让你想要做其他更加过分的事情。

你并不享受整个过程,他也不享受整个过程,但你就是想要做下去,让他疼,让更多,更多,更多的艳红色汁液流出来,让它们覆盖在已经干掉后变暗的痕迹之上。你想要榨干他,让他疼到他再也受不了,让他跪在地上。

然后,你会有什么感觉吗?

多半什么感觉也没有。

我可以每一天都重复地看那几秒,来回看,不停地看,让它们一遍遍地播放。

这是Tommy DeVito,至于Andrew Bryant,则是完完全全的另一回事儿了。

Andrew Bryant

我得从头说,在泽西的群里,很多人都在说她们是Matt领进门的,所以最开始的SD都会去找Matt,但其实我不是的。我最开始的SD就还在……怎么说,我喜欢他们所有人,我甚至在最开始一周没有去SD,因为我不太敢……而等到我去了SD,我也没有真的倾向于哪个人,而且我那时候还可以控制自己,所以当五个男孩子们都出来了之后,如果我那天想要拍照,那么自拍完之后,我就会徘徊在人群和人群中间,听他们讲话。然而慢慢的,不自觉的,竟然发展到末场一直都在Andy正跟前。多半也是因为在正对面,也因为冲动没脑子,我最后几场SD做了太多让我后悔到肠子都青了的蠢事。

太愚蠢了,我这个傻子……

我必须要学会做一个能够闭上自己嘴的迷妹。

不说末场SD了,我真的感觉自己太蠢了……

我之前不太相信还会有嗅觉记忆这回事儿,嗅觉对于我一直都只是一个在包饺子的时候用来闻馅的工具,除了这个就没了。我很难相信嗅觉能够形成任何长期记忆,但我现在竟然能够在Penhaligon的一堆试香里辩认出Andy老师afterparty那一晚喷的Halfeti,而且伴着这个香味瞬间出现在我脑子里的就是那晚的Andy,他穿着黑色的高领打底衫和棕色的西装外套,单手抱着我那晚给他的玫瑰,朝着我张开胳膊,然后招招手。我记得我当时先是低头抿嘴笑了一下子,然后才凑过去抱住他。靠近他的那个瞬间,我整个鼻腔都是那股浓郁的香味。我一贯不喜欢很冲的东西,不论是气味还是味道,都喜欢跟清淡一些的,所以当我第一次闻到这个味道的时候,我本能地想往后缩,我有些承受不来那股子藏红花和乌木混在一起的气味,太冲了,但我突然就闻到了一抹艾蒿的气味,然后我深深地吸入了一口,除了艾蒿的气味,我感觉我还闻到了一丝隐隐约约的柠檬或者雪松那种很清新的气味。这太招人喜欢了。我忍不住,就着刚刚吸入的那一大口气又往里闻了闻,不停地找寻那股艾蒿和柠檬的气味,然后等到把这一口气缓缓呼出去的时候,就感觉那股子花香好闻了很多,当然也要考虑到闻久了就习惯了,所以感觉没有最开始那么刺激了。然而真正让我对Halfeti充满难以克制的好感的是它的后调。那天晚上坐在地铁里的时候,我突然闻到自己身上竟然有一股檀木的气味,很苦,中药一样,但除开这个,还有藏红花,而我又感觉我鼻子里还留有艾蒿的气味,这几种味道掺杂在一起,又苦又甜,还带着木头特有的很陈旧的沉稳,这股蹭到我身上的香水味直戳我心坎,让我一路上都在偷偷地闻自己。

也许真的是这样,嗅觉可以保持最为长久的记忆。等到了现在,我再去回想当时那两周所发生的很多事情,以及都已经打了折扣,有些事情被我添油加醋地记下了,有些事情则是慢慢淡了,但是那晚上当我轻轻抱住Andy老师时候,恨不得从他头发里都能闻到的香水味却牢牢地被我记下了,就像是瞬间就建立了一个新的神经突触,连接了Halfeti和穿着棕色西装的Andrew Bryant。

平心而论,我没有想到Andy会用这么一款味道浓郁而又有些苦的香水,不过说来,我也只见过舞台上和SD时候的Andy,所有的看法都很片面和浅显,更多的是自己的脑补,所以出乎意料也是情理之中了吧。但不论我再怎么想不到,还是什么别的,我现在只要闻到Halfeti这股气味,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都是Andy老师。

那晚是我第一次给他们带花,当他们一一把花搂过去之后,我就决定要总给他们带花。我也知道花一点用都没有,他们怕是回去就直接扔了。但男孩子们抱着花的样子真的太好看了,我也第一次理解了为什么那么多推特账号都会专门将喜欢的墙头比作花儿。我喜欢他们单手抱花,这样的话,如果我站在侧面,就能看到一朵朵花都横躺着贴在他们胸口,我如果不只是死盯着花看的话,就还能看到他们的侧脸。我带过蔷薇、满天星和不知名的小花儿,他们的侧脸和这些花搭配在一起,两种柔情凑到一起,这样的场面总让我心头一暖,想要忍不住微笑,就很美好。

那个拥抱应该是我和Andy老师第一个比较近距离的接触,之前都是看他和其他姑娘聊天,而和Andy老师的拥抱……嗯……老实说,没啥感觉……(就不多说了,但我觉得是身高问题。)

那一晚应该是少数几次我觉得自己从头到尾都不愚蠢的了,SD就应该闭嘴,送东西,送完就边儿上帮忙打打灯什么的。

说到打灯,径直戳中我心的几个Andy老师的瞬间都是和打灯有关。

天桥三号门旁边的墙角其实有一串地灯的,如果站在那边,勉强可以聊天,亮度也就够看清脸,可是也足够了,但如果是要签名或者拍照的话,这个灯光就很鸡肋了,它能够完美地让男孩子们自己的阴影挡在场刊上,还能在拍照的时候,只照亮下半张脸,搞出来上下阴阳脸的自拍,怎么修图都拯救不了的那种……所以还是有一定必要专门打灯的。我是在法扎SD上深深地意识到打灯的重要性的,所以回到天桥之后,也就会用手机的手电筒打一下,毕竟本身就有一定的身高优势。

而我也是从法扎的SD上意识到,打灯是一个很普遍而正常的操作,大家都不会觉得有什么,所以当我给Andy打灯的时候,我也没指望能有什么反馈,因为只是举个手机而已,真的没什么,大概是这个意思。所以当他特别惊喜地看向我的时候,我也是超级意外,他当时是在给一个姑娘签名,多半是因为突然亮堂了,就朝着光源(aka我)看过去,然后很惊喜地挑高了眉毛,紧接着,他笑了,像是一颗星星,被嫩黄色的光薄薄地包裹住。我伸出手,犹犹豫豫地用指尖轻轻地碰了下那抹黄色的最边缘,我本以为它会因为外界的干扰而缩回去,却没想到它竟漫了过来,顺着我的指尖,流进我的掌心里,我翻过手掌,掬起这一捧,看着它慢慢舒展,然后一抹又一抹的黄色从各个角落里升起来,都这么缓缓展开,连成一片,向外发着柔和的光。

抱歉,我再收敛一些。

之后每次我给Andy老师打灯,他都超开心,有一天晚上,他和我说:“Look at you. Do it like a pro.” Plz,打个灯哪有什么pro不pro的……

等到最后一场的时候,Andy老师签名的时间比较长,然后他签完身边的一圈之后,我以为他要走了,就放下胳膊甩了甩,因为真的累了。结果他并不是要走,就是暂时不签了,把笔还回去,结果他一抬头正好对上我甩胳膊,我看他还要签,就换了个手接着打灯,一抬眼,撞上他的视线,他又抱歉又温柔地和我说:”you really don't have to.”

Of course I haveto.我当时在心里说,我也就能给你做这种无足轻重的事情了。

抱歉我刚刚想起来,我之前真的给忘了,送花那天的拥抱不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我第一次去SD的时候就搂过Andy老师,但由于整个的前因后果太……羞耻,我一直在努力忘掉。

我这个人有些毛病,每看完一个剧都会因为它结束了,闷闷不乐一阵,不论这个剧是什么情感基调,最后结尾是好是坏,我出了电影院、剧院,甚至有时候关上电脑或者退出视频软件的时候,都会有一种心里空落落的失落感。那天也不例外,然后Andy老师就很客套地问我感觉怎么样,很明显是在问喜不喜欢今天的表演啊这一类的。我当时看见他,脑子就不转了,再加上第一次去他们的SD,于是更紧张了一些,就很直接地说:“Not so good.”真的,我直接说的not good,我感觉Andy当时都挺傻了,他真的愣了一秒,我赶快说……我每次看完一个剧都这样,就算是我知道我可以明天再看一场,我还是会难过。然后Andy老师发出了awww的一阵小声音,把我揽了过去。我当时只是很轻地靠了过去,然后缓缓地呼出一大口气,赶紧就撤了回来,我有偷偷瞟了他一眼,现在再仔细想想,他当时应该只是比较客套地觉得我这个小破孩儿太sensitive了,但我当时却真的觉得被嫌弃了,我在心里不停地骂自己实在是太愚蠢了,以至于更加愚蠢地随便回应了一句他说的“That’s a pretty cool hair color.”,几乎可以说是应付了一句,就赶紧跑了。

跟Andy老师的互动中,基本上都是我在犯傻、脑子当机,很多时候都感觉自己是横插一句,说得还特别不着调。所以我是真的需要给自己点一点摄影技能啥的,让自己能够在SD有事情做,阻止自己犯傻。

Andy是很醇厚的红酒,刚倒进杯子里的时候就感觉到一丝与众不同,却又说不上来具体是什么,所以我先是透过光去看杯子里酒红色的液体,眯着眼睛去琢磨光线漂淡了的酒红色和底层深几度的颜色间的渐变,又晃晃杯子,当这些有着微妙区别的颜色就都混在一起的时候,感觉一阵惊喜的快感,就好像是,同时有点酸还有些甜的气味被晃了出来,我小心翼翼地抿一口,发现入口的感觉太美妙了,没有苦涩的口感,虽然酸但是不干,咽到舌根的时候还能品出甜丝丝的果味。我努力克制自己不要一口气喝完,但断断续续地,一次只是一点,但下一次总比上一次再多一点,我不会停下来,慢性成瘾,但也不想戒。

这就是Andy老师让我陷入的痛苦而甜美的境地了。

****

Andy老师另一个把我戳得死死的点,其实是两个点,是在Johnny的Y2B视频里说到的,第一个是他看电影很容易哭,来中国的飞机上看《Me Before You》哭到得咬着手才行,在飞机上啊,看爱情电影,把自己看哭了,想想就觉得哭得稀里哗的Andy老师很……咳咳。第二个是别人让他去干什么,比如说蹦极,他总会去做。

我也不好说为什么第二点也会戳中我,但这两个结合到一起,就让我觉得Andy老师内心是个特别特别特别柔软的人了吧,喜欢他。

****

我其实还有很多的Andy没有写……

比如说Backup Session里面,他对Kate小姐姐的歌手跪下求婚这个操作就特别苏。

****

Nick Massi by Nick Martland

第二个想写大兄弟。

我对Nick Massi这个角色本身没什么感觉,我一直很喜欢“start my own group”这个梗,但笑笑之后也就没什么了,看完电影之后甚至没有记住这个角色的名字……就记得他到了最后还黑了下Ringo,贼可爱。=)

可是!

可是!!

可是!!!

Nick的离队是我最喜欢的片段之一,我爱他横插进Bob和Gyp的对话,我爱他打破旁边的剧情,转而对着观众讲述自己的想法,我爱他讲述过程中再次加入到剧情中,我爱他最后站在话筒边上,看着话筒被撤下后再退场。

每一次看到那一段,我都感觉自己心头一紧,就好像胃被人狠狠抓住,身体里每一个器官都跟着难过。Frankie和Bob还在唱歌,他的话筒还就在他跟前,一步之遥,却正正好好在他的那束光之外,他连那束光都不要了。Kate当时扮演的勤杂工过来撤话筒,头几场她极其不耐烦,Nick则会一直盯着他的话筒被撤下去,再低着头走掉;后来Kate会眨巴着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向Nick,Nick就只是对她摇摇头,幅度很小,就像是在对自己摇头一样。

我就记得第一场泽西的时候,Nick说:“Hey I just realized something: I don’t want to be in this groupanymore.”那个时候我就好像是第一次意识到这个角色一样,紧接着我就被整个舞台震住了。真的,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不同于第一幕最后的Tommy,那个舞台是紧张的,所有的人,所有的布景,连那个梯子和那几个箱子都绷在一条细线上,都在等着看这根线绷断。但这一幕呢?这一幕是垮的,Nick这半边是完完全全垮掉的,另一边的Frankie和Bob则是按部就班的,与旁边垮掉的台子相比,他们仍然在线上绷着。舞台好像被分隔成了两半,但排成一排的三个话筒则又将舞台联系成了一个整体。这其中的矛盾让人感觉无能为力,就好像一个已经破碎的瓷器,已经碎了一半,连带着另一半也裂了缝。那一幕很让人心疼,想让人冲过去拉着Nick安慰他,但没有,最开始的几场里,他连勤杂工的安慰都没有,给我感觉就是Nick还没展开什么,就极其黯淡地下场了。

当然,后来就意识到了,大兄弟明明展开了,只是我瞎而已。

不妨先说说大兄弟。

Nick Martland

Nick Martland isan interesting case.

还是送花那天,那天我送出去的第一束花是给大兄弟的,大兄弟看到那几朵蔷薇之后贼开心地小声说谢谢,然后一把把我抱了过去。他会紧紧地抱着你,将下巴抵在你的头顶,一只手揽过你的肩膀,另一只手扶在你的后背,将你整个人搂到他的怀里,我当时真的被抱着贴在他身上,脑袋还正好能够靠在他的肩膀上,一瞬间真的感觉很安全。我之前从未感到过这种来自他人的安全感(来自我自己的就更别提了,零。),所以当我被紧紧搂住的时候有一个瞬间感情有些过载,真的不想从这个怀抱里脱离出去……但当然,我这么怂,还是在下一秒乖乖钻出去了。

我很偏心地觉得,Nick十几个男孩子里面甜度最高的。

因为这个拥抱和它带给我的安全感,我那晚上熬夜给他戳了一只小北极熊挂件,刚戳完,我就后悔了,有些小,而且有些朴素,送不出手。当时想直接扔了的,结果被舍友和基友劝住了,后来我也很庆幸当时没有一冲动扔掉它,因为当我把挂件送到Nick手上之后,Nick把挂件护在手心里(在他手里,北极熊更小了……失策。),然后捂在心口上,极其诚恳地看向我,连着说了两三声thankyou,就在我刚想说一些很尴尬的表白的蠢话的时候,Nick又很小声地喊了一声Darling,我一瞬间就只知道笑了。谢谢大兄弟能这么及时,太有默契了。而且想来我也觉得心里苦,别人貌似总是可以获得的Nick的Darling和Matt的抱抱,对于我都是SSR级别,需要氪金的……

我还很喜欢Nick是因为他网瘾,网瘾少年最好了,Five Seasons的云吸都要靠Nick的IG。

言归正传,如果Nick只是甜度高,那还称不上interesting。

被Nick一个拥抱无限圈粉之后,我也开始忍不住去盯Nick (which means… sorry Matt.),结果发现Nick每一场都好皮哟,就不说Jonny末场里,他和Matt一起搞事情,Nick和Bob跟着Tommy一起对着Kate的歌手小姐姐一起求婚这个太过分可爱的操作了。说说其他的,他后来每次都真的特别好奇宝宝地歪着身子看the man without nose,那里特别好笑,我每次都忍不出,直往凳子里缩。有一场《Earth Angel》前半段,他和Joe都做到了箱子上,两人一边儿聊天一边儿晃腿,又在Kate的妈妈出场变了个调地喊“Gaitano”的时候整个身子都向Joe那边倒过去了,特别标准的“看戏的不嫌事儿大”的德行,可欠揍了,贼可爱。而我觉得他最皮的一场是在和the Angels一起开车出去玩的时候,他应该是跪在了后座上,手撑在箱子上的那种,然后自己拼命上下颠屁股,频率可快了……我当时再一次笑到咬着手缩在凳子里。

我觉得我看到的几场SD里,大兄弟一定都特别端着的,时时刻刻告诉自己要端庄,而那个皮了吧唧的才是大兄弟的本体。

我还很喜欢另一个Nick的小动作是在《Cry For Me》,他一般是和两个小姐姐的服务生在台右聊天,有时候是被小姐姐推过去,有时候是自己走过去,凑到Bob和Frankie那边和弦,接着他一般会和Tommy搞些小动作,朝着Tommy抬抬下巴或者摆摆头,我看到有两场里,Tommy是自己转到另一侧,很嘲弄地笑了一下或者咧着嘴歪了下头,然后就也转过身,凑过去了。

我当时就是:I GO DOWNWITH THIS SHIP .gif。

Nick的Nick的小动作(嗯,我没打错。)真的越琢磨越有意思,我特别遗憾自己没有从一开始就发现他竟然如此有趣。

Bob Gaudio by Matt Blaker

Bob是泽西里面塑造得很丰满,特别招人喜欢的一个角色了,我光是从天桥走到地铁站的路上就听到过五六个路人说自己喜欢那个写曲子的,喜欢那个搞制作的。可是Bob这种角色从来都不是我喜欢的款,所以每次听到路人这么说的时候,我都不自觉地反思为什么自己不那么喜欢Bob。但我真的就是没什么感觉,也没什么特别的偏爱。(我真的不是abuse……)

而且,自从我知道了泽西的编剧里有BobGaudio本人之后,我就感觉有些微妙,但不是贬义的那种,可毕竟自己写自己……总有点说不上来的微妙了。

但我还是很喜欢《Cry ForMe》,我在泽西结束之后拼命地找这首歌的原唱,结果貌似在大佬的帮助下(感谢Charlie),意识到这首歌可能当时被Gaudio忘了,于是没有放出……

Fine.

《Cry For Me》是他们四个第一次凑到一起,用属于他们的声音,唱出的第一首歌儿,就像是Frankie说的那样:“…four guys under the streetlamp … … making our own sound. That’s the best.”

这个是最美好的。

毕竟到了最后,只剩下音乐。

****

还另外有一段我很喜欢的台词,是BobGaudio的。这段台词,我看过的几版泽西剧组的演绎都不太一样,最喜欢的百老汇原卡,Daniel Reichard对这段话的诠释。

“Our people werethe guys who shipped overseas... and their sweethearts. They were the factoryworkers, the truck drivers. The kids pumping gas, flipping burgers. The prettygirl with circles under her eyes behind the counter at the diner. They’re theones who really got us, who pushed us over the top. “

Daniel当时真的长得就特别14岁(呵呵,他已经开始秃了),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那种由内及外的激情被他越来越强的语调和愈来愈快的语速推出胸口,我听到这段话后,紧迫和激动的心情怕是不亚于当时的那些粉丝。这段话有一股力量在里面,让你想要握紧拳头,死死抓住这段话,抓住那种不服输、有主心骨的倔强和坚强。

****

Matt Blaker

其实在我还没有那么明显倾心于哪个男孩子的时候,也就是当我游离在五个男孩子之间的时候,多半是因为我微信头像是一张贼可爱的Matt,所以被几乎所有小伙伴误认为是Matt的粉。我当时真的是处于“大家都好可爱“,”五个人都太棒了“的状态,但我又感觉大家莫名都处于一个Matt黑粉的状态,而且黑得贼厉害(?),我就没有去挑明,也没有解释说我只是觉得那张Matt好看才当作头像的,就这样被当作是Matt的小迷妹了一阵子。

但其实我不是啦。

现在大家多半都认清了我Andy吹的本质……(虽然泽西结束之后,他就再也没理过我们……)

我记得有一天在群里聊天,由头是在IG上发现Matt家有一个特别大的院。从照片上看,院子刚被锄过草,整整齐齐的,远处栅栏边还有一个充气蹦床。“那个蹦床我见过,这么看起来小,其实可大了。“小伙伴这么说。Matt家的那个后院真的是中产阶级的最终梦想,看着就很有钱。我们就这么聊起来Matt和他的性格,有个基友当时评价了一句,那句话很快就被刷上去了,我也只是看到一眼,后来却越想越觉得很有道理。

她的原话我不记得了,但大概就是说,Matt能看出来是那种家里养得很好,被护得很好的孩子。

Matt给我感觉像是块很透彻的玉,水头很好的那种,圆头圆脑的,没经过磕碰,从头到尾都挺圆滑水嫩的。听说上海场的Matt就是小甜饼本饼,这个我就只是听听了,并没有切身感受到过Matt的甜度,但这个多半是我的错。第一次SD的时候阴差阳错在他身边儿被姑娘撞了一下,手机飞出去了,他当时捡起手机递给我的时候和我说:“Oh Gee It’s broken.“,我当时心都凉了,真的凉了。这可能导致我后来有了心理阴影,对他或多或少有些冷淡,所以也就没有感受到他的甜度。

但确实有一天晚上,感觉到他人真的很好。

就是Afterparty那天,Matt一直都没有出来,最后我们都要走了,Matt突然地出现,我当时是背对着三号门,听到一个声音喊:“Girls!“一回头就看到Matt站在门口,我当时真的特别激动,就好像是你突然想吃糖,拿起盒子想起来,上次把糖都吃完了,但你不甘心,还是打开了盖子,结果发现居然还有一块。那种激动真的让人瞳孔放大,心跳加速。我当时好像还真的没控制住,叫了出来。我当时真的特别意外,我以为Matt肯定是从其他出口走掉了,结果居然在临走的时候看到他。

他那天是和Joe一起出来的,急匆匆的,手里拿着一打子文件,说是急着要让其他人去签字,就不停地和我们说:“Girls, I really need to go.“也在不停地解释”Look, Igot those stuff……“,但那天还有一个妹子,说是她的最后一场泽西了。她当时也等了很久Matt,提前走了一步,等到Matt出来的时候,她正好走到路口,应该是听到这边的动静,就飞奔过来。Matt本来是急着要走,应该是看妹子眼熟,就侧过脸去听姑娘说话,听到姑娘说这是她的最后一场时,他一下就站住了,之后姑娘又说了什么我没太听清,但最后他俩抱在了一起。

姑娘稍微垫着脚,两只手搂过Matt脖子,Matt就着姑娘的高度弯下腰,他一只手里拿着那一厚打文件,另一只手则是揽过姑娘的后背,撑着她。从我的角度看过去,天桥三号门侧的地灯从两个人身后照过来一些昏黄的光,而他俩就像是一幅定格的剪影。

我看着他们抱在一起,感觉一切都特别值得。

Frankie Villi by Jonathan Vickers

Jonny的Frankie是真的大佬。他的Frankie上半场真的没啥少年感,但等过了年少组队那段,整个舞台都是他的。就那和Mary吵架的那段来说,我感觉Mary和Frankie吵架的时候离Jonny都比离Luke远,可能是大佬的气场太强大了,不敢逼近。但她也不需要逼近,Jonny一个人就已经带来了足够的张力。

他的《Fallen Angel》让人心碎到不敢靠近,他紧紧抱着Francine的盒子,把它贴在自己的胸口上,那想必是凉到心里的,痛到骨子。我几乎每一次听Jonny的《Fallen Angel》都感觉嗓子发紧,胸口闷到上不来气,到了最后,连指尖都是凉的。就感觉像是有一张网,把所有的人都圈在了这首曲子里,怎么都出不去。

让我感觉到眼前一亮的JonnyFrankie是在11号的晚上,他的《Can’t takemy eyes off you》,那个晚上的Johnny给我感觉特别好,我难以抉择是那一场还是末场的Johnny给我的感觉更好,那一场的ctmeoy,Jonny在“I love you baby.“这一句的时候,原本是左右玩麦,那一场却单膝跪在了台上。当时的灯光亮到让人觉得热;刺眼的黄光从他背后照出来,打到天花板上,打到观众席上,而他就跪在这片光的最中心。等到他唱完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站起来鼓掌的。

Jonathan Vickers

我……其实觉得……Jonny老师特别……官方……就是,他超级暖,但是很官方……肯定也有他的Frankie太大佬的原因,所以……我一直都没有……凑近过Johnny老师。

但我特别喜欢他的YouTube频道,“I read books in nightclubs“。真别说,这事儿我真的看过,《九三年》后半本就是在五道口的一个酒吧的吧台上看完的,我当时要了一排的酒,自己一个人,看完之后凌晨两点多,在酒保的目送下走了……Y2B里的Jonny特别活泼,严肃的时候喜欢讲大道理……而且我贼喜欢Lucy,他俩真的太般配了,每当他俩对视,我就感觉自己从心底往上冒粉色泡泡。

(我居然只写了这么几个字,我觉得我对不起Jonny老师QAQ

Frankie Valli by Luke Street

我第一场泽西看的就是Luke北京首场,当时被那三声“Silhouette“惊得瞪大了眼睛。Luke的声音特别亮,我贼喜欢。他的高音和Johnny大佬的高音完全不一样。我觉得应该是有北京太干了的原因,Johnny中间几场嗓子都是哑的,但到了最后一周,他应该是好多了,不同于Luke那种很透彻的高音,他的高音偏哑一些,可是感觉Johnny的真假声转换特别带劲,Luke北京前几场给我感觉还是有几个音稍微吃力一点的,30号那一场也注意到他真假音转换间,有时候嗓子会哑那么一下。但我还是对于Luke的高音爱不释手,那种感觉能穿透头顶的。

然后我周末去看了法扎,再回来看Luke,发现他可能在这个周末解锁了自己的可爱技能点,意识到了卖萌才是最后的武器,然后他的Frankie就这样靠可爱攻克了DeVito,攻克了Mary,攻克了Crewe,最后被Gaudio攻克了。(???)

我真的没想到“I’m inlove.“可以嗲成这样,居然还可以有人带着调儿的撒娇,当时Luke是真的踮着脚就往Andy身上靠啊,而且还很少女地握着双手,放在心口上,眨巴着他那双狗狗眼盯Andy,我保证我12号那晚又看到Andy特别无奈,又气又笑地摇了下头,然后才对着大David打响指,指示他把DMH扔出去。

之后的13号晚场,Luke依旧是特别甜腻腻的一声“I’m in love.”,比上一场要收敛一点,但还是嗲到骨头里了。Andy这回接得正常多了,很大佬,且正常地和大David打手势,让我不禁怀疑,11号的Andy是真的被逗笑了……其实12号的效果真的很好啊,Andy老师。Andy老师就是在这种时候感觉放不开……

Luke其实12号整场都在撒娇,甚至和Mary吵架的时候,都恨不得是嘟嘟囔囔地说:“OK, you go on the road, we’ll all live off what you make.”他当时可能正好磕绊了一句还是故意的,反正是中间有一两个单词说得不太利索,给人一种他还是在撒娇的感觉。总之可爱死了。

但很意外地,和Tommy吵架的时候,Luke就瞬间凶了起来,小型犬呲牙低吼地那种凶。而且Luke的Frankie吵架到最后,离Andy的Tommy贴得越来越近。有一场,是12号还是13号,真的鼻子贴鼻子了,可是那场两个人都好凶的,明明是两只小型犬,居然那么凶,让人难以置信,我记得我有几次连大气都不敢出,就等着那一句“Part of me would really like to see you get hurt.”

Luke的Frankie另一个特别戳我的地方是在30号那一场,Francine去世之后,Neil当时扮演的神父安慰他说“Don’t blame yourself.”当时Luke特别狠地回了一句:“WHO THEN?!”他满是怒火,毫无理智地伤害所有靠近他的人。我当时心里咯噔一下,感觉那一句愤怒的“WHO THEN”中透露出的悲伤远远大于后来更为迷惑、不解或埋怨的“who then”。

我个人是经历过很多次这样的情绪转变:先是震惊,之后才是悲伤,悲伤很快就会被愤怒取代,而愤怒可以持续很长时间,来得猛烈,程度远远大于悲伤,而只有在这种极度不理智的愤怒慢慢消退之后,才会再一次感到悲伤,这一次的悲伤绵长,融进生活的每一分每一秒中,要过很久,才能慢慢淡去。

正是因为经历过这样一系列情绪吧,所以当我第一场就听到如此一声愤怒的质问时,我感觉我都可以在舌尖上尝到Frankie当时的悲伤了,沉重而厚重的苦涩。

我也一直都觉得,Luke在接电话这个情节的处理更吸引我一点。他有一场是整个人靠在了门框上,就好像再也没有力气撑下去了;还有几场是让电话掉到了虎口,而他仿佛都没有发现;最后一场是整个人都泄气了,站都站不住。这些小动作我都很喜欢,再加上后来越来越带感情的《Fallen Angel》,每次到了这一段,我都心碎得很彻底……

Luke Street

Luke是只小奶狗,我从来都没有对狗狗眼、小奶狗这种属性提起过一丝一毫的兴趣,直到我在SD的时候被Luke攻击……

除开Luke每一次对每一个人都会使用的“双手捂心尖尖+awwww+狗狗眼盯到你心虚”的一整套操作以外,我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忘掉的就是13号SD了。

当时我在微博上是这么写的,现在粘过来,修修改改几句:当时我灰溜溜都站在墙角,Luke(当时竟然没有人找他?)凑过来问我怎么了,我说我难过, Luke当时就眨巴着他那双大眼睛看我,也没有说什么别的,就只是看着我,他眼睛亮晶晶的,我看不下去,就稍微低下头,错开了眼神,当时心里就只想着:‘别哭,别哭别哭,不能哭。’后来就听见他再一次awww的哼唧,然后就感觉自己被他搂过去了,他那天穿的羽绒服有个毛领子,我正好贴在那个毛上,毛冰冰凉,还有点扎。我被他搂过去之后就真的撑不住了,哭了出来,等到我抬起脸来的时候,竟然就忍住了,不哭了,我当时也不知道他发现了我哭了没有,但还是感觉挺丢人的,随便说了两三句,我就又跑了。现在想来,他当时眼睛里都是很温柔的同情,我之前从来没有被其他人这么看过。

我以为我最后末场SD肯定满脑子都会是Andy老师,但事实就是,这可能是我会记得最牢的一件事了。

Jersey Girls

泽西里,必须要吹的就是女孩子们,她们都长得太好看了。

抱歉,但面对这些女孩子们,我就只会特别粗鄙地、极其直白地感慨:她们长得都太好看了!

Holly长得特别对我胃口(问题发言。),好几次她作为乐队背景板吹萨克斯(是吗?)的时候,我真的错不开眼睛地盯这小姐姐看……

Kate一看就能感觉到是那种浑身上下都是活力的元气小姐姐,但让我特别意外地是,她的Lorraine很细腻,很喜欢看她在“Three girls. They arewith their mother now.”时候失望地低头撩头发,和后来又惊喜地抬头,眉眼含情。那一瞥一蹙间的风情万种,得先牢牢记下来,等到一个人的时候再慢慢地品。

Chloe长得太好看了,真的!Francine那一身衣服在她身上好看得要命,而且Chloe在《My Boyfriend is back》里面真的随处放电,“太过头了。”老年人捂着心脏说。

Lisa的Mary实际上有些可惜了,这本来是个很出彩的角色,但我觉得可能是怕不过审,整部剧里的脏字儿全部都给和谐了,这样影响最大的应该就是Mary了,Mary本身就是个很强势的角色,她几乎没几句话不带脏字的,她的强硬和低俗,角色的优点、缺点,吸引人的地方其实都是在这几个脏字儿上。但可惜,全给删了。

大家

我想要在最后偷偷给大家也写一点别别扭扭的告白。

《Jersey Boys》是我第一个追的剧组,从最开始北京场的装台到最后装箱,我度过了我19年人生中最为值得的两周。我没有每一场都看,元旦的时候,学校有活动,家里也有事情,错过了跨年场,之后又去了一趟上海,错过了更多。但我还是抓着能看泽西的那几天狠命看了几场,期间与几位小伙伴脸熟也好,说过几句话也好,大概都打了个照面,就算是现在想起来,心里也都是暖暖的。

我很喜欢大家,但有些羞愧,因为想到也许真的有人能够看完这一万五千字后读到这里,我就不好意思具体地一位一位地说过,可是我真的很喜欢大家,喜欢你们能够带着我去SD,能够在我怂的时候推我一把,能够把好一点的座位告诉我,能够让我把脸埋在你肩膀上好好哭上那几十秒,能够告诉我“不能哭,不能在他们面前哭。”,能够在之后的很多天里听我絮絮叨叨、婆婆妈妈地嗑Andy老师。

我希望之后能够更加深入地接触你们每一个人,你们每一个都很有趣,而我只是刚刚触碰到一点点你们这些都很温暖的灵魂。我还想要接触更多,如果你们不嫌弃的话,嘻嘻。

嘻嘻嘻嘻XD


评论(6)

© 山羊不吃银线草 | Powered by LOFTER